恶魔老公别嚣张 第126章 莫亦寒的心烦意乱与决定

作者:哲密莱书名:恶魔老公别嚣张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表示?”林诗曼伸手轻摸着自己的鼻尖。

莫亦寒那样宠溺的神色与举动,让她很受用,却也很不舒服,这些都不是她可以得到的,想起刚刚发送的邮件,鼻子酸酸的,眼眶红起来。

“我又没把你怎么样你,怎么突然要哭呢?难道弄疼你了?”看着她发红的眼眶,莫亦寒的心里一股异样的情绪不停的涌动着、嘈杂着,让他不受控制的说出本不想说的话。

“不是因为你,不是的。”林诗曼转过身,深吸了两口气,努力压抑着由心底爆发的情感。

唇角动了动,换做一抹微笑,再次转身,面对着莫亦寒,“我只不过是想到之前见到娇娇的模样,所以心里有些感想而已。”

“娇娇怎么了?你……去七叔公家了?”莫亦寒问话的同时眉头紧锁,这个好自己走的比较亲近、又十分天真的堂妹妹,总是让莫亦寒有着使用不完的牵挂,而且他也怕莫娇娇那个看似疯疯癫癫、做事不经过大脑的丫头,又遇到林诗曼,并且带着她到处惹事。

看着他如此下意识的神情举动,林诗曼连忙摇了摇头,“没事,她没怎么,只不过因为有心事,所以情绪有些低落吧。”

“她的情绪全部来自楚浩轩,除了那个人,再没有谁能让娇娇情绪低落了。”莫亦寒像是随便说说,又像是有意在告知林诗曼。

“嗯。”林诗曼轻声答应着,又低下头,掩饰着自己脸上有些落寞的情绪,莫亦寒用眼角的余光斜睨着她,即便林诗曼低着头,他也能给感觉到此时林诗曼脸上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内疚?还是自责?哼!得知你的目的,这些对于你来说,似乎都不适合。”冷哼的言语在莫亦寒心中油然而生,但是他的眼底,却包含着与心理不一样的情绪。

夜深人静,人们都安然睡去,莫家的大宅子沉浸在一片寂静之中,莫亦寒幽暗而狭长的身影,投影在光滑的地面上。

他寂夜一般漆黑幽深的双眸,此刻正紧紧盯在已经被自己按下在显示屏上定格的画面,眸子里闪动着的精光,像是两把刺透人心的利刃!

上一次在这里见到的那个画面,还没有完全从脑中撇除,莫亦寒也在努力使自己找出原谅林诗曼、给林诗曼找出合理借口的机会,但是这一次,她却再次出现在画面。

紧皱的双眉之间,像是挖出一条深深的沟壑,暗夜黑眸顷刻间像是聚满了夺人性命的烈焰,一簇簇、一团团,熊熊燃烧着。

握着遥控器的手,能够听得到骨头捏的咯吱作响,关节突兀处,在透射而进的白月光亮度下,带着一种凄惨的白!

“自从上次之后,我一直在努力装作没有见到这一切,努力漠视着我眼中已经看到的真实,破天荒的说服着自己给你机会,同时也试图接受你的说辞、忽视着你对我一开始就存在的欺骗,这一切,只不过因为我真的在意了你,在意了一个不该重视的女人,只想去了解你内心那股莫名透出的悲哀,但是你,太让我失望,看来,莫亦寒还是应该做回原本的莫亦寒。”

头轻轻向后靠在沙发椅背上,一声沉重叹息,似乎还带有一丝丝的心痛与惋惜,薄唇轻抿,狠了狠心,抬手将荧光屏关闭,随即手似乎有些无力的垂下。

此时的莫亦寒,不会再想着如何去了解林诗曼,因为这一刻,在他的心里,那个看似单纯、柔弱的女人,所有的一切,已经大打折扣了,甚至比嫁给他之前的印象,还要凌乱不堪!

“漠视我给予的一切,从此以后,不论我做出什么事,还是“幕佳年华”有着什么样的结局,慕思雨,你都不要怪我太过于心狠,夫妻一场,我不会为难你,就让你继续在这样的迷雾里伪装吧,但是,你将再也无法使我靠近,从此以后,你就一个人,好好地反思吧!”

另一个房间里,林诗曼躺在宽大的床上,蜷缩着身体,将柔软的被子团起、紧紧搂在怀里,墙上时钟“嘀嘀嗒嗒”的声音,似乎总是伴随着孤单与落寞同行着,每一天、每一次深夜,林诗曼独身一人躺在床上,这种声音就越发让她感到心中落寞与荒凉。

“一个人无聊,就打开电视来看看,或者上网聊聊天,不要总是闷在房间里不吭声,要是觉得累了,就早些唐晓此案休息,不要等我,最近公司事情多,我会忙一些。”

想起之前莫亦寒离开房间时说的话,还有他搂着林诗曼说着温柔的言语,同时在她额上落下轻轻的吻,之后转身离开去忙于他所说的工作,直到此时,都没有再回房间。

吻的感觉似乎还留存在额头,是那样的轻柔、那样的温热,犹如甘泉晓露流入心中,丝丝涓流,慢慢流淌,最终融会在一起,变成温柔的大海,将她的心轻轻托起、慢慢摇曳,不再感觉到不安,不再感觉到害怕。

“幕占伦应该已经看到了那些文件,不知道,这一次他是否会对此满意?不知道,他能不能告诉我爸爸妈妈的下落。”正在想着莫亦寒的温柔以及自己渐渐的安心,脑中突然刺.进下午在书房的画面。

“我……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感觉?这些……不应该是我去想的,不应该……”林诗曼懊恼的将头深深埋在手捧的被子中,鼻息中带着一丝哽咽。

“对不起,莫亦寒,我……不得不这样做,对不起。”心底一声连着一声的道歉,,却丝毫减轻不了她内心因为欺骗产生的罪孽。

泪水在泛滥,却悄无声息的淹没在柔软的丝被中,不知不觉,林诗曼在懊恼与自责,忏悔却得不到救赎的纠结心情中昏然睡去。

她很累,身体与心理的疲累,并不亚于肩负沉重负担与重任的莫亦寒,即便睡着,眉头的紧锁,也依然没有一丝缓解松懈的意味。

楼下客厅古老的时钟在午夜十二点的位置敲响,沉闷的声音就像此夜的气氛,带着压抑,让人感到胸.闷。

从那个房间出来,莫亦寒并没有回到他与林诗曼的房间,这一次,他不会再因为自己无法控制而再次靠近。

修长的身影顺着走廊走下楼,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没有开车,而是步行离开莫家、下了铭德山。

马路两旁昏黄的路灯,一道狭长身影紧紧跟随,行至山下,驻足、转身,抬头望向自己家所在的位置,微眯着的双眼,包含着太多的阴郁。

“家?仅仅有那样一个名字、那样一栋房子,却丝毫没有任何家的味道,算了,对于莫亦寒来说,家什么的只不过是奢望而已。”

他是如此渴望,能够像别人那样拥有一个完整的、正常的家,哪怕没有这些尊崇,只是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人生,如果真的可以,莫亦寒愿意用自己此前的所有一切去做交换。

但是,事实证明了,世界往往并不像人们心中所想那般美好,那些最简单、平常的愿望,到了莫亦寒这里,已经变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叹息,转身继续前行,一个人漫无目的、甚至有些茫然的走在午夜无人街上。

想着过去换女人如换衣服般随性的自己,现在却对一个欺骗他的女人如此纠结哀伤,莫亦寒在心中狠狠鄙视他自己,却也同时在嘲笑着,阅女无数的他,现在居然无处可去。

有多少女人想要靠近他的身边,甚至不惜重金疏通他身边的人,这些人,没有一个是目的单纯的靠近,莫亦寒也从不会对任何人留情,然而这一次,他违背了自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却让心狠狠地戳伤着、疼痛着!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站在一处小区门前抬头仰望,夜深了,除了路灯还有小区甬道边浅淡的灯线,便瞧不见一个人、或者多余的光亮。

视线看向那一扇扇小窗,每一个小家中,都在演绎着平淡而幸福的故事,而他,独守一座“城堡”、一个“帝国”,却找不到有多开心,而这一切,还是那些人苦苦追寻爬上的目标。

“人们都以为,坐上这样的位置,便拥有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生,但是,这其中的滋味谁又能够体会,如果可以的话,谁愿意来接管,我宁愿舍手不再继续这样的日子,但是……”

摇头,一声低沉的叹息,“也只不过是想想而已。”

有些烦闷的坐在小区围栏墙下,点燃一支烟,深吸着,又轻轻将烟圈从口中吐出,叹息,似乎用不完的叹息,微闭起双眼,享受着这仅仅一瞬间便会消失的安静。

不必再理会谁的眼光,没有那些嘈杂的人群,自己的悲戚不怕有人看见,脆弱,也可以毫不在意的展现,安宁,哪怕是几秒钟,莫亦寒也感到十分知足了。

“因为出身了、选择了,接管了,就要肩负着,又何必要抱怨。”深吸口气,缓缓睁开双眼,隐去眼底那些杂乱的情绪,眼神再次变得冷冰而坚定。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他,依然是莫亦寒,莫氏集团的掌门人,肩负着一个家族一个企业的兴衰,那些唧唧歪歪的情绪与抱怨,根本就不适合自己。

“回去吧。”像是在给自己催眠,起身正准备离去,突然一辆计程车停在他的眼前。

、车门打开,走下一名身穿藕荷色连身短裙、脚穿白色镶水钻高跟鞋的女孩,这么晚的深夜,突然出现一辆车、一个人,顿时吸引了莫亦寒的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