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是个外星人 31第三十章

作者:枉凭栏书名:女配是个外星人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程落雪又嘱咐了几句,挂了电话,刚刚长出了一口气,房门就被推开了。

她吓了一跳,回过头去一看,却见是程小琳阴沉着脸站在门外,这才松了口气,撒娇道:“哎呀妈!你一惊一乍闯进来干嘛呀,会吓死人的!”

程小琳表情不阴不阳,慢慢走进来,啪的一声带上门,姿态优雅地在桌旁坐下,两眼紧盯着女儿:“你刚才干什么了?”

“啊?我、我没……啊对了妈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吃早饭了吗?”程落雪一阵紧张,赶紧转移话题,一边把手机收进包里。她知道母亲一直记恨着朱瑜和张美丽她们,而且以前也默许了自己暗地里欺负、陷害张美丽的行为,但这一次毕竟是……绑架,那可是犯罪。

以前那些事,充其量也不过是女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最多违反个校规、道德败坏什么的,但是这次却是妥妥的犯罪行为……所以程落雪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她觉得这次事情母亲多半不会支持自己的。

而且虽然现在张氏企业只剩了个空壳,一切都要从零开始,但张凯华私底下还是有个比较可观的小金库的,再加上朱瑜临走前给他的那一笔分手费……所以她前几天就一直在缠着这个便宜老爹各种撒娇,说是自己也快要十八岁了,为什么同样是女儿,张美丽就可以光鲜亮丽地举办生日宴会,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

是的……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也知道母亲其实是在当年朱瑜怀孕不能那啥的时候“巧遇”了张凯华,然后很快就有了自己,老实说,她还该叫张美丽一声“姐姐”。

但当她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也只是呆了一会就平静了下来,不仅不觉得惊讶,反而觉得这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重要的是要怎样才能从这件事中牟取最大的利益。

而这利益嘛……就目前来看,当然是钱了。

张凯华是个在女人面前智商无限趋近于零的男人,再加上之前被结发妻子休了,事业一落千丈,心情当然郁闷不已。而这时程落雪一脸娇弱小女儿状凑过去,满眼里都是“爸爸好厉害哦”“爸爸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我最崇拜爸爸了”的表情,当然是哄得他心花怒放,所以没支撑多久,就爽快地给了她一张卡,里面有三十万元现金,还说什么“这是这么多年来苦日子爸爸补偿你的,也算是十八岁生日礼物,虽然我们现在办不起宴会,但以后爸爸一定让你们母女过上好日子”云云。

而程落雪拿到这笔钱的第一个念头,不是给自己买衣服买首饰吃大餐,也不是给自己的母亲买东西尽孝心,而是怎样去谋害张美丽。

前几次她在学校在众人在张梦远面前出丑,现在细细想来,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好像是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在起作用一般,那日记本明明自己看了好几遍的,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了内容?在校长室那一次自己早就打好了腹稿要怎样陷害夏柔,可为什么一出口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说出了那么一番恶心的话?

虽然这一切看起来很不可思议,但仇人甚至说是天敌的天性决定了,她已经下意识地把这一切的源头都栽到了张美丽的头上。

——咳,其实也的确没错啦。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会暗暗劝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张美丽虽然可恶但却不是鬼神,不可能有什么超能力;可是时间一长,她给自己的心理暗示也越发强了,到最后,那种最初的狼已经完全泯灭,心里只是翻来覆去念叨一句话:这都是张美丽,都是她干的!就算她没有超能力,肯定也是借助了别的什么高科技的东西!好可恨!

有时候,仇恨的力量就是这么奇妙,有些复仇者能因仇恨而变得更加阴险毒辣可怕,而有些人却会因为仇恨而变得更加……智商捉急。

程落雪显然属于后者。

她以前毕竟是穷孩子出身,到处打工惯了,所以在广宁市下三流的人物中,也颇认识那么几个混混,所以拿到钱当天下午就联系到了一批人。那些小混混们可不是赵明博表哥赵兴发那样的人物,他们都是穷怕了的,所以程落雪一打过去五万元的定金,还说事成之后还有十万元的酬劳,他们就一个个红了眼。

刚才早上这通电话,是程落雪最后打过去嘱咐一些事情的。

而所有这些——包括张凯华给她的那张卡——她都没有跟程小琳透露一个字,一个是怕程小琳不答应,再一个……也是因为她想把那笔钱攥在自己手中。

不过程小琳毕竟是她母亲,比她多吃了几十年的粮食,又对她的性格了如指掌,有些事情自然早就猜到了。

“你是不是又要对那个大小姐做什么事了?”她问,表情严厉。

程落雪一惊,慌了神:“……妈、妈,你怎么知……我没有……”

程小琳看着女儿肖似自己的脸蛋,表情渐渐柔和了下来,伸手过去抚摸女儿的脸庞:“傻孩子,你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在想什么做什么,妈妈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更何况,你爸爸前两天就跟我坦白了,他又给你钱了是不是?”

程落雪脸庞一下涨得通红:“那、那个……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放心,我知道,我懂你那些小心思,傻姑娘,”程小琳笑呵呵地拍了拍女儿的脸蛋,而后眼神沉了下来,“告诉我,你是不是联系了人,想整那个姓张的小妮子?”

程落雪咬了咬唇,点了点头,心情有点忐忑,不知道母亲会是什么反应。

然而程小琳的反应却出乎了她的意料。

只见程小琳眼神冰冷,嘴角却冷笑了一声:“小雪,你还是年纪太小,下手不够狠,就找几个人绑架她就完事了吗?”

“……啊、啊?”程落雪睁大了眼睛,不明所以。

程小琳又摸了摸女儿的脑袋,笑吟吟地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茶色的小玻璃瓶,里面装着一种粉末。她缓缓摩挲瓶子,眼神里流露出怀念的神色。

“想当年,我刚刚遇到你爸那一晚……咳咳,”程小琳压住了话头,把药瓶塞到程落雪手里,“总之,你今天要回学校去,想办法把这东西给张美丽喝下去,记住,一定要在临近放学、她快要被绑架的时候给她喝,明白吗?”

程落雪连连点头,把药瓶小心翼翼地塞进包里,“可是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处?”

“哦嘻嘻嘻嘻~你放心就好了,傻丫头,”程小琳娇声笑了起来,“那妮子一旦喝了这东西,会……非、常、舒、服、的哦。”

程落雪大眼睛里露出迷惑的神色。

“不过你要记住,你自己一定一定不能碰这药,明白吗!”程小琳脸色严厉起来,“舌尖舔一点也不行!也不能自己亲自去给张美丽下药,知道了吗!”

程落雪看着母亲的脸色,忽然不知为何心底里升起一丝恐惧,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

一天过去得很快,马上就要上下午最后一节课了,夏柔伸了个懒腰,走出教室打算去上个厕所。

从高三一班到卫生间需要经过一段偏僻的走廊,夏柔路过的时候,却被一个人截住了。

“小、小雪!你回来了!身体好些了吗?”夏柔惊喜地叫出声,心思单纯的她从来没想过程落雪可能会陷害自己,程落雪休学的这几天,她还一直自责后悔良心不安,所以看到程落雪忽然出现,以为她已经恢复了健康,回来上学了。

“嘘!”程落雪赶紧捂住她嘴巴,把她拖到更安静的角落,才放开手,美丽的大眼睛里渐渐充盈了泪水。

“小柔,我好想你,还有紫婷,你们这几天都过得好吗?”她哽咽着说道。

“好、当然好!小雪你你你不要哭啊!”夏柔手忙脚乱去给她擦眼泪。

“好,我不哭,我不哭。”程落雪露出一丝脆弱又坚强的笑容,幽幽怨怨说道:“其实,我觉得最对不起的人还是美丽同学,说实在的,我实在不该动那样的心思去害她,所以、所以我……我想去跟她赔礼道歉。”

“哦?那太好了小雪!我就知道你还是我心里那个坚强又勇敢的人!”夏柔这回是真高兴了,红扑扑的苹果脸好像都在发光。

“嗯,那小柔你能帮我个忙吗?”程落雪羞涩地笑笑,从身后拿出一个保温瓶,“这里面是我亲手做的柠檬水,里面还加了桔梗山楂甘草薄荷,很好喝很消暑的东西。我……我想把它送给美丽尝尝,可、可是我不好意思自己过去,你……你待会下了最后一节课能不能帮我送去?我就跟在你后面,你先帮我转达一下歉意,然后我再过去亲自向她道歉。”

“好!没问题!”夏柔二话不说接过了保温瓶,而后忍不住拥抱了程落雪一下,“小雪,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我也一样啊,呵呵。”程落雪下巴搁在夏柔肩膀上,唇角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很快,最后一节课也下了,同学们都收拾好东西,陆陆续续离开了教室。

张美丽也在懒洋洋地收拾书本,这些课本虽然对她来说没什么用处,但一般上课的时候她还是很听话很认真地摊开来摆在桌上的。

夏柔缩在门口,看着张美丽面无表情神情冰冷地收拾东西,忍不住又脸红了一下,天知道她暗地里其实最哈这种冰山脸型人物了!更何况美丽同学成绩那么好,身手那么好,连性格也那么好……真是让人……不由自主就想去亲近呢……o(*▽*)o

程落雪看着夏柔只顾着脸红发呆,只好推了她一把,“小柔,发什么呆呢!”

“啊?哦、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夏柔回过了神,吸了口气,把保温瓶小心翼翼捧在手里,朝张美丽的座位走过去。

“那个,美美美……美丽同学,你你你好我是夏柔……你还记得我吗?”夏柔说话都忍不住有点结巴。

“……嗯?”外星人抬头看她一眼,表示自己没印象。

“哦……没、没事,不记得也没关系,我……我叫夏柔,和你同班的啊。”夏柔有点失落地低下头,随后又拿起保温瓶递过去,“美丽同学,这、这个是冰过的柠檬水,最清热消暑的,最适合夏天喝,又不像碳酸饮料那样对身体有害,可好喝了……啊我都在说什么……美丽同学你要不要尝尝看?”一边说一边闪着星星眼盯着自家偶像猛瞧。

张美丽有点招架不住这人类女性两眼射过来的超强生物电流,只好冷着脸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保温瓶,一边说:“什么东西,我只喝一口的。”

“噢噢噢没关系没关系!你常常就好!喝一口你就会觉得很好喝的!”夏柔猛摇尾巴。

“嗯。”张美丽拧开瓶盖,刚要凑到嘴边喝,忽然皱了皱眉头,嗯?这气味……好像有一丝……

这里面是不是加了……

外星人挑了挑眉,忽然扫了一眼书包里装着的沉重的主脑初级体硬件。

主脑系统升级的速度比她预想的要快很多,大约再过几个小时,就可以全部完成了,那么……

张美丽露出一丝微笑,一仰头,一口气都不换,鲸吞牛饮一般把整个保温瓶喝了个底朝天。

而后擦擦嘴角,把瓶子递给夏柔,礼貌地道歉:“对不起,我一口都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