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相公丑男妾 第二十七章 江湖小谬医

作者:浅隐书名:绝色相公丑男妾更新时间:2017-03-02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我斜倚在师兄肩上,听他娓娓道来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听着,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气恼,感动于他的傻,也恼他的傻,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就一个字“傻”!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这傻瓜,在听说我失踪后,竟傻傻地跑到笑老头那里跪求说,若是寻到我便将我带走,退隐江湖。笑老头不允,他便苦苦哀求,冲动之下顶了两句,笑老头一怒之下,将他打了个半死不活,丢了出去。幸而得遇神医,才得捡回一条命!

我真是败给他了,哪有那么傻的人!要拐人家的女儿还傻愣愣地跑上门去通报一声!尤其对方还是冷血的笑老头,不扒你一层皮就算不错了!

“傻师兄,那个依依是谁?”我噌了噌他的衣衫,“她为何叫你师兄?难道你改投他人门下了?”

“不,不是的!”师兄慌忙澄清,“是谬老前辈他意欲收我为徒……但是我没有答应。草草你别误会!依依,她、她是缪老的女儿……”

“哦——”我嬉笑着仰脸看他,别有深意地道:“原来不是收徒儿,是收女婿呢!”

师兄脸一红,急得一把抓住我的手:“不,不是的。草草,我、我没有……”

看他急得脸红脖子粗,我又忍不住逗他:“你,你没有什么?没有聘礼?”

师兄忽然安静下来,细长的眼微眯,浮动着异样的光芒,认真地凝视我,轻叹:“草草,我的心意,你、你还不明白么?”

我心猛然一颤,忙地垂下眼,不敢看他希冀的眼眸。他的心意,我岂会不懂,只是……

听得他一声无奈的轻叹,我心骤然一缩,忙地挤出笑脸伸手道:“师兄,还有糖么,嘴巴苦!”

师兄愣了愣,挤出一抹微涩的笑意,转身自一个小屉子里掏出一包糖,我沉默地接过。师兄静了下,说:“我去做饭,你好好休息。”便转身出去。

看着他有些寂寥的背影,我忙地低头打开纸包捻起一粒糖,含进嘴里,有些苦涩。又悻悻地包上。

强忍着疼痛,步出房门,外头的小院两旁的苗圃里种满了不知名的药草,只留一条窄道通向院门。本想到隔壁看看无砚的,但听得里边有动静,料是师兄或是刁蛮依依,只好作罢。

艰难地步出院门,发现外头是一个小山坡,门前种满了高大的桂子树。一股馨淡的香味随风袭来,我深吸一口,顿觉身心舒畅,往前挪了几步,坐到一棵桂子树下。桂子纷落,铺了一地,我仰脸,任漂落的桂子拂过脸颊,轻绵的香令人陶醉。

拈了一瓣浅黄的桂子放进口中,眯了眼,嚼了嚼,心想若是醸桂花酒应当不错,想着,竟也喃出声来。但听得一声嬉笑:“什么是桂花酒?”手里一松,糖包已被夺走。

我倏然睁眼,只见一个鹤发童颜却又留着白冉的老头正不断地将糖拈起往嘴里丢,一边吃还一边发出啧啧的声音,看他心急的那个样,还挺逗的!

不知为何,看到他令我想到了老顽童周伯通,看他面色红润,皮肤光洁,再一副孩子摸样,我都有点怀疑他是不是练功走火入魔,然后英年白发,毕竟电视上不是常演么?!夸张的是,胡子竟也白了!

看他吃糖的滑稽摸样,我玩心顿起,起身来拽住他的白发,嬉笑问:“这头发真的还是假的?居然能白得这样均匀,太夸张了吧!”

他只专注于手中的糖,竟置若罔闻。不甩我,是吧!我一把扯住他的白胡子,“这胡子怕也是假的吧!看你的脸多光滑啊,不会是贴了人皮面具吧!”我又掐了掐他的脸。

他这才哇哇痛叫起来,“哎呀,好痛!女娃娃你饶了我吧,我把糖还你!还你!”说着将纸包递了过来,却也不挣开我的手。

我垂眼一看,哪里还有什么糖,糖屑倒有几星!呵,居然比我还厉害!我手上一用劲儿,用力扯他胡子,他痛得哇哇大叫,我却笑而不放,“说,你是何人!竟敢抢姑奶奶的糖吃!”

他一边痛呼求饶一边皱脸回道:“我、我是江湖小谬医,姑奶奶你放过孙子我吧!”

“噗嗤”我笑不可遏,松开手,“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孙子!”

他摸着下巴,呜呜假哭。我笑憋得肚子都疼了,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神医?一个大顽童?!江湖小谬医?亏他说得出口?女儿都可以嫁人了,他还自称小?方才听师兄说他是个怪人不喜人家叫他“缪老”,反倒逼人叫他“小谬医”,原以为不过是个脾气怪异的老头,却不想竟是如此这般有趣!堪比金庸笔下的老顽童了!

我伸手想要接住漂落的桂子,他忙地避开,一脸委屈地瞅着我,孩子一般道:“孙子知错了,姑奶奶就绕过孙子吧!”

我哭笑不得,这老头日后不会就这么叫我姑奶奶吧?我可不喜欢这称呼!心思一滚,我尽量让自己笑得无害,招招手:“你过来,我不扯你胡子了!”

“真、真的?”他半信半疑。

“真的!”我笑着保证:“我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如何?”

“小谬医不好听么?”他嘟了嘟嘴,摸样十分怪趣。我憋住大学的冲动,正色道:“不好听!我这有个十分有趣又适合你的名字!”

“真的?”他一脸欣喜孩子般跳过来,“姑奶奶,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告诉你,也行!”我摸着下巴卖关子:“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别说两个,就是两百个我也答应!”他着急道:“你快说!”

我心里偷偷乐了下,清了清喉咙:“第一,收我师兄做徒弟!第二,不准叫我姑奶奶!要叫我,小兄弟!”师兄学了医术,日后就不愁医啦!至于为何不自己学,一个字,懒!二个字,特懒!至于称呼,反正长得像男人,叫小兄弟不错,嘿嘿,还占了辈分的便宜!那刁蛮女还不得叫我叔叔?!想到她气得吐血的摸样就特别开心!谁让她觊觎师兄!呃……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觊觎师兄与我何干?

“我答应我答应!”他急得直跳脚,“你快说!”

我笑了笑,恐吓道:“不许反悔,若是反悔小心我拔光你的胡子!老、顽、童!”我特地强调了“老顽童”三字,相信装傻的他会懂!

“老顽童?”他愣了愣,旋即笑开,拍手叫道:“老顽童,好!好!好!我喜欢!就叫老顽童,再合适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