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相公丑男妾 第三十二章 乞儿无名

作者:浅隐书名:绝色相公丑男妾更新时间:2017-03-02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他已到了跟前,阴森森地伸出双手,我吓得一屁股坐到床上,他、要掐死我?!

我惊愕地睁大眼,惊恐地看着他伸出手,不躲不反抗,知道躲不过也无法抵抗,认命闭上眼,等着冰凉的手指抚上我温热地脖颈,掠夺我火热的生命。

那冰凉的手指却静静地摸上我的脸,我惊疑地睁开眼,绝色的脸蓦地放大,冰凉的唇突然贴住我的,那么突然那么出乎意料,我当即懵了,呆了,浑身僵硬,仿佛中了魔咒不得动弹。

他的唇贴着,静止不动,我回过神往后仰了仰,他竟然往前倾来,我下意识地又往后仰,这一仰,竟倒到床上去了,挣扎着要爬起身,他修长结实的身子无预警地压下,我一愣,他已狠狠地吻住我。脑袋瓜子彻底脱线,我无措地抓住他的肩膀。

他的唇冰冷如雪,舌头却火热异常,有力地翻卷着我的舌,扫过我的唇齿,一点一点地吸吮,一点一点地描绘,有力而温柔,霸道而狂热,甜蜜的感觉让我颤栗着生涩地回应着他的吻,这仿佛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的吻火热地沿着我的下颚,一直蔓延到脖子,几经吸吻,又慢慢地烫到我的锁骨。

我被他的热情烫得火热,脑子也被烧得迷糊,只凭直觉牵引,捞住他的脖子,任他柔滑的手指挑开我的衣衫,眷恋地摩挲着带起一片热潮和一阵酥麻地颤栗。

“唔……”我一声嘤咛,胸前突然一凉,感觉到他的动作一顿,旋即秀雅的头颅一偏,被情潮侵染得风情万种的绝色容颜凑到我眼前,漂亮的凤目如同潺潺流动的春江丽水,夹杂着心疼与愧疚地看着我,哑声问:“怎么受的伤?”冰凉的手指抚上纱布,覆在我心口,柔丽如水地嗓音轻喃:“很疼吧……”奇趣小说々々www.QIquxiaOshuo.COm

我转了转眼珠,清醒了几分,用力地点点头,扁嘴道:“差点死翘翘,你说疼吗?人家吃了那么多苦,你倒好,一见面就给我摆黑脸!对我那么凶,讨厌你!”用力掐他的肩膀,他眉头一挑,眼波流动,“你不怕我掐死你或是杀死你?”

他不知道自己那样子多魅人么?冰凉中带着醉人的风情,柔媚中带着几丝邪气,我差点就忘了呼吸,只直觉地脱口道:“不怕!做鬼也不放过你!谁让你那么诱人!”

话一出口,瞥到他戏谑的眼神,后悔得差点咬舌自尽,真是,这话怎么听着像是要勾引人!

他轻笑,胸膛颤动得厉害,声音魅惑般,让我浑身酥软,这男人,平日冷得跟冰雕似的,怎么一到床上就变成了媚世妖孽了?!

他忽然安静下来,眼神认真地注视着我,温柔而炽热,直烫得我心都沸腾了,我扯了扯唇角,一把压下他的头,半是认真地威胁道:“再看,再看我就吃了你!”心动不如行动,我一把扯下他的衣衫,满意地听得他的吸气声,得意地笑开,哼,以为本姑娘不敢么?扯下衣衫也不过是见个光膀子,在现代可见得多了!

他深吸一口气,**的胸膛贴上我的,轻轻摩擦着,擦出暧昧的火花和炽热的喘息,他的也是我的,两人纠缠在一起……

忽然“嘭”地一声巨响,撕裂了一室旖旎情思,他眼眸倏然一冷,扯过被子盖到我身上,起身整着衣衫。

我裹着被子不安分的挣扎着起身,只见精绣水墨山水的屏风豁然被推倒,一个身材秀挺的少年冷冷地朝这边看来,一拢青衣罩在他身上,平添了几分清冷的气息。

削瘦的脸,苍白冰冷,塌鼻子,阔嘴唇,呃……有点丑,在我印象里,冷和俊是靠一起的,就像绝色,可他却真的不帅,不帅配上那股清冷的气息,和那袭飘逸的青衫,居然是那么的和谐,仿佛他本该如此,是因为他的眼睛么?

那一双眼,冷厉如寒风,阴暗如永夜,隐着一股不训的桀骜和嗜血的残忍,那样的摄人心魄,那样的动人。我想我是疯了,居然觉得那样的眼神是动人?是因为他是我捡回来的,是我要收留的乞儿么?是因为曾经逼他叫过我一声姐姐么?

我神思游离,绝色已站起,乞儿无名也慢慢向这边走来,我只觉得一股阴冷的风扫过,浑身一抖,却见两人沉着脸,目放寒光,看架式似乎要大打出手。

我惊得丢开被子,一拉衣衫,飞快地跑过去:“别动!都给我站定!”谁受伤我都不忍,可别打起来呀!

刚靠近,就被绝色不由分手地搂进怀里,手飞快地替我扣好衣衫,才松开我,眼神却沉冷异常,“回去坐着!”

我一扭身子,“不去!”不理会他杀人的眼神,转身朝无名靠近,微笑叫他:“弟弟!呵呵,可还记得叫的那一声姐姐,正所谓一日为姐终身为姐,快叫姐姐!”

他生硬地扯动唇角,大概是想笑,无奈脸硬得像冰块,表情还是最初的阴冷,我不怕死地捅捅他:“快叫姐姐不然打你,小屁孩!”

他还是不动,冷冷地睨着我,我心里开始发毛,是不是捋到老虎须了?我是不是太过放肆了点,毕竟我认识他不到一个时辰啊?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根本一无所知,只一厢情愿地以为自己救了他他就会效忠自己。

我有些害怕地后退,想靠向在背后放冷箭的绝色,至少,他是喜欢我的,不会伤害我!

就在我脚步挪动的那一刻,无名终于开了金口,十分别扭地叫了声“姐姐”,尽管声音僵硬生冷,尽管他表情不善,可是我却乐得差点蹦起来,因为,我知道,自己没挑错人,他、会听我的!见他方才的态度,分明连一堡之主的绝色都不放眼里,如今却肯听我的,哈哈,我押对宝了!

正在高兴的当儿,腰上一紧,一双强劲的手臂已将我往后捞去,将我翻转身,被迫对上绝色结冰的眼神,我张张嘴刚想说点什么,他已移开目光,冷得不带一丁点情绪对无名道:“可看够了?看够了就滚出去!我和她还有事要办!”

有事要办?!这么暧昧的话他居然也说得出口!我脸上微烧,悄悄转头看无名,只见他面色未改,沉静道:“我为何要走!我要跟在她身边保护她!”

“她有我就够了!何须你保护,你又是她什么人,凭什么保护她!你、有资格吗?”绝色这句话够绝,用得着这样打击一个孩子么!

我暗暗扯他衣袖,他看也不看我一眼,只听得无名的冷寂的声音回道:“你若有能力保护她,她就不会被人掳走了!没有能力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谈保护她?!”

这句话,也够狠的,正砸在绝色的痛处,我感觉到他身子蓦地一僵,小心地抬眼看他,他也正低头看我,眼里沉淀着复杂的情绪,让我的心没由来地一紧,忙地握住他的手。

我慢慢转身,“无名,你先出去吧!”

他僵直着身子,冷酷的眼盯着我半晌,僵硬地转身出去,那单薄的背影看起来如同夕阳残照下孤寂的树,让我有一瞬的恍惚。

“草草?”这是绝色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听着还真有些别扭。深吸一口气,不去想无名的背影,转身摇晃绝色的手臂:“相公,我饿了——”随着长长的尾音,肚子十分配合地咕咕叫起来。

绝色唇角微扬,眼眸里几丝宠溺:“饿了?你喜欢什么,这就吩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