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相公丑男妾 第五十二章 桃花满天飞

作者:浅隐书名:绝色相公丑男妾更新时间:2017-03-02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从无砚房里出来,我的心情是高兴的,因为无砚醒了。身体却是疲惫得不行。掩上门,竟差点软倒,我忙地坐到门外的石阶上,托着额头闭上眼休息一下。

“草草?怎么了?”

睁开眼,对上师兄关切的脸,我虚软地笑笑:“没事。”说着就要站起身,不想气血一虚,眼前一黑差点跌倒,幸而师兄眼明手快地扶住我。

“草草,你怎么了?”师兄紧张地替我把脉,我拨开他的手,小声道:“没事,只是有些累。”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师兄,你抱我回去好不好?”

师兄小心翼翼地抱起我往园子外走去,我安心地靠在师兄怀里,只那么一小段路,我竟睡过去了。

看来,是真的累极了……这三日,一直在照顾无砚,而心里又无时无刻不记挂着绝色,他一直没有来,我真的要失去他了吗?

当我悠悠醒来,只觉得浑身虚软得厉害,连动一下都十分地费力,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挣扎着坐起来,靠着床呼呼地喘息,脑袋昏昏沉沉的忍不住又闭上眼。

门“吱呀”一声开了,我闭眼叫道:“师兄……”

没有反应?睁开眼,却见绝色端着一碗汤药走过来,脸色难看到极点。

我不由一怔,心里既是委屈又是高兴,眼泪不有自主地流出眼眶。绝色,他、终于来了!

绝色一声不响地坐到床边,一手端着药,一手轻柔地替我抹去脸上泪水,嗔责道:“都要当娘亲的人了,还哭?”

闻言,我一愣,他都知道了?却没有怪责?

心里一阵感动,我低声唤他:“相公……”

他端药的手一颤,勺起汤药:“先喝药吧。”

我含着泪点点头,就着他的手一口一口地喝下苦涩至极的汤药,心里却是甜的……

绝色将碗搁到一旁的矮几上,看着我,叹息道:“草草,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握住他的手,小声道:“如果不能拿我怎么办,何不、依着我的主意办?”

他猛然抽回手,语气冰冷地道:“这就是你这三天来得出的答案?”

我一怔,惊愕地看着脸色突变的他,难道他不是因为妥协而来找我的?

他静静地与我对视,良久丢下两个字“休想”便起身甩门而去。

我看着他决然的身影,泪不止住地模糊了眼睛。绝色,我们一起到一个桃花盛开的地方,过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不好么?为何,一定要我选择?

……

二个月后。

桃花夭夭,落英纷飞,花香弥散的桃树林里。

我跨坐在无名的大腿上,趴在他的颈窝不住地喘息,他身上的桃花香味令我一阵迷醉,无意识地低喃:“弟弟……”

无名喘息着抬起我的下巴,情潮未褪的眼眸深深望进我的眼里,暗哑的嗓音低道:“还叫我弟弟?难道忘了、方才、我已经是你的、男人……”

我脸上一阵潮热,捏着他的脸狡辩:“那是你引诱我!不是我自愿的……”

无名笑着凑到我耳边,低笑道:“如此,何不再重温一遍,看到底是谁引诱的谁?”无名的唇有意无意地擦过我的耳线,我不住轻颤,他、是故意的!

“无名——”我拖着音撒娇,还要来?绝对不能了。昨夜被妖孽痴缠了一夜,今早又被无名se诱,再这样,我还不得趴下?!

无名却不打算放过我,炽热的唇凑到我的颈间慢慢地吸吮着,带出一阵酥麻,“姐姐,我们要一个孩子好不好?”无名魅惑地吐息道。

“好……”我被他吻得意乱情迷,下意识地说好,恍惚间记起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手不由地轻轻覆上微隆的小腹。

孩子,终是没有拿掉,想到那抹终日默然守立在身边却从不言语的孤傲身影,我不由地露出一丝微笑。孩子,留着、许也不错!

“嗯……”无名的手探进我半开的衣衫,炽热的触感让我不自觉轻吟出声,手紧紧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啃着,听到他的吸气和喘息,我像偷了腥的猫儿,更加卖力地啃咬起来。

在无名的挑逗下,我的身子渐渐地滚烫起来,桃花林一片静然,惟有彼此粗重的喘息和暧昧的呻吟在轻轻荡漾……

“啊……嗯……”

**交缠的声音,细碎勾魂的呻吟,渐渐弥散开的欢爱气息弥撒在桃花香里,浓腻醉人……

忽然,远处传来熟悉的喊叫声:“师兄、师兄你别跑啊,等等我……”是谬依依,又在纠缠师兄了!

沉浸在激情中的我们猛然一颤,生生地被迫停下,彼此迷乱的眼一个无奈地对视,转脸时,看到呆愣着站在不远处的师兄,师兄脸红红地看着暧昧的我们,愣了下才猛然地转过身去。

跟着跑来的谬依依则是不怀好意地笑睨着我和无名,拉着师兄的袖子道:“师兄,你来的不是时候哦——”

呃,尴尬………我有些不好意思将脸埋到无名怀里,而无名则迅速地将我衣衫拉起来,可两人亲密的结合……呜呜,不要见人了!

老天还果真不让我见人啊,这厢的尴尬气氛还在继续,远处传来了无砚的叫喊:“月——月——你在哪?”

我恨不得地上立刻裂开一个洞钻进去,不要见人!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呃——月……”无砚目瞪口呆地盯着我和无名,久久蹦出一句:“我、我只是想来告诉你、那个、绝色终于来了……”

绝色?他终于肯来了么?呵呵,我等了两个月,他终于、还是抛下他的一切,来找我了……

“草草你——”冷冷的嗓音,一张万年不变的冰脸,不是绝色相公是谁?!

呜呜……我不活了……

……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