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只吸血鬼 26. 无敌药水大作战

作者:风乐乐书名:我家有只吸血鬼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内华达州≌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一条十车道的高速公路,路上虽然车水马龙,但还算畅通。大多数车辆看起来似乎都像是去度假的,有的小车后面拖着房车,有的拖着快艇,浩浩荡荡的。只有一辆黑色劳斯拉斯在这些“悠闲”的车中显得很突兀,它正飞速行驶着,似乎很赶时间的样子,马力几乎加到了最大。

越接近拉斯维加斯,沙漠化越明显,之前路边的棕榈树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只是偶尔划过几株矮小的仙人掌,一望无际的黄se尘沙成为了主色调。

劳斯莱斯开到沙漠深处后,四周已经没有人烟了,可这辆车继续向内行驶去。

渐渐地,不远处的地平线上出现一个黄se建筑物,墙体的颜色几乎跟沙漠相混合了,不仔细分辨很看出这里会有建筑物,可见建造者是故意混淆视觉,目的是不让这栋建筑被人发现。

车子停在这个像是军事基地的建筑旁。

车门开了,一个身着黑色西装,年约三十岁的英俊男人走下来,他摘掉墨镜,一双浅灰色眸子看向从建筑物里迎出来的人。

“你好,雷克斯先生。”一个身着白袍的男人大步走过来,右手在衣服上擦了几下,然后伸出手,恭敬地说,“您还记得我吧?我是约翰教授。”

“进展的怎么样了?”雷克斯只是理了理西装,没有与他握手。

“今天终于研发出了药水!呵呵……否则也不敢劳您大驾。”约翰教授尴尬地收回手,哈着腰,不敢抬头看他。

“这次最好是真的。”雷克斯径自向门口走去。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却令约翰教授吓出一身冷汗。他记得上次雷克斯先生来,有一个人一紧张把线路碰断了,直接导致所有数据都丢失了。雷克斯先生二话不说,当场就把他杀死了,还是用那么恐怖的方式……这次可千万别出什么纰漏啊!否则他的小命可就……

约翰教授忐忑不安地跟了上去。

雷克斯熟门熟路地穿过大厅,来到电梯旁,将手指放在指纹识别器上,“滴”的一声,电梯自动开启。约翰教授生怕慢了惹雷克斯先生不高兴,连忙小跑着跟着进了电梯。

这台电梯是没有上升健的,只有通往地下1层到5层。雷克斯在数字1上再次指纹识别,电梯立刻启动,片刻后传来“滴”声,电梯门自动开启。

约翰教授随雷克斯走出电梯,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心中实在焦虑不安。上帝啊,让他们这次成功吧!雷克斯先生答应过的,只要实验成功了,他们就可以回家。他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到妻子和一双儿女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是否还记得他……自从他被雷克斯先生以“寻找吸血鬼”研究拐到这里,已经被软jin了近四年,离家时他的小儿子才刚出生,现在肯定会叫爸爸了……

“约翰教授。”

一下被雷克斯明显不悦的声音震醒,约翰胆战心惊地说:“对不起!雷克斯先生,我……”

“带我去看你的成果吧。”雷克斯并不想听他解释,也没兴趣惩罚他。

约翰教授感觉双手掌心和脖后都是冷汗。天,还好雷克斯先生没有追究,他可还想留条命回家跟老婆孩子过日子呢。

“雷克斯先生,请跟我来。”约翰教授在前面带路。

实验室里,有二十多位穿白袍的人正在忙碌。

此时有一个中年男子全身赤luo地被绑在手术台上,已经进行了全身麻醉,失去了知觉。在他的身边,一个男人手持寒光闪闪的手术刀,一脸漠然地站在手术台旁,苍白却俊美的脸庞实在不像是个会动刀子的。

“雷克斯先生,实验马上就开始了。”约翰教授连忙帮他拿了张椅子,方便他观看。

雷克斯见他们迟迟不动,有些不耐烦道:“你们的时间不多。”

众人的心猛地一颤,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怠慢一点就杀死他们吗?

“季教授,你可以开始了。”约翰教授有些不忍心地宣布。

那个一脸漠然的男人,先是从一个小瓶里用试管提取一部分蓝色液体,吐沫在手术刀上,然后将手术刀放在中年男人的xiong口,紧接着皮肉被割开的“沙沙”声在实验室中响起。随着手术刀的划动,中年男人的身ti被刨开了,可以看到心脏规律的跳动。接着他一刀将心脏一下剖出个窟窿,心脏的内部结构完全展示在众人面前。

手术台上,中年男人的身ti猛然抽搐了几下,然后一旁地心电图和脑电波瞬间全都成了一条直线,当场死亡。

看到这一幕,有些人脸上露出了不忍地神色,但是当看到季教授一副司空见惯的神情,他们也不敢有任何表示了。要知道,在这个秘密基地中,绝对不能够抱怨,更不能做错事,只能完全听从命令,否则就会像上次那个做错事的人一样,被吸干全身的血液。

整个地下基地,一共五层,差不多有一百多位来自不同国家的科学家。在来这个基地之前,他们都受邀参与一个名为“寻找吸血鬼”的项目,等到了之后,才发现他们上当了。那位雷克斯先生就是一个骨灰级吸血鬼,他想利用他们帮他做实验,改变吸血鬼被刺穿心脏便死亡和害怕银制品的弱点。如若不服从,或者企图逃跑,被抓回来就直接丢给雷克斯先生养在基地的那头雄狮当晚餐。因此,他们即使再无法忍受,也只得强自忍耐着。

看来这次的实验再次失败了。

季医生将手术刀放下,然后摘下了手上的橡皮手套,雷克斯敏锐的听到他发出细微的叹息声。

“要是下个月前你们不能完成实验,我不介意让你们都尝试下躺在手术台上,体验实验体的滋味。”雷克斯说完,转身离开。这帮愚蠢的人类,每次都晃点他,可是每次不是这里出问题就是那里出问题,他统治世界的伟大蓝图什么时候才能实现……埃德加那小子最近好像有所动作了,如果再不抓紧时间把药研制成功,他胜算的机率几乎为零,毕竟那小子手中的克拉姆权杖有着无法超越的强**力。

雷克斯的语气依然平淡,可是那句直接的威胁令科学家们的脸刷的一下全白了。他们都只是科学家啊,要他们研制药水,他们研制出来了,为什么还要他们进行**实验?难道人类的生命在吸血鬼的眼里就这么不值钱吗?

可是抱怨归抱怨,实验还是得继续做。科学家们yao着牙,颤抖着抓住了手术刀,一步步地向其他被麻醉后捆绑在手术台上的活人走去。

“呀——!”一声怪叫,约翰教授第一个举起了手术刀,闭着眼睛扎了下去,鲜血顿时喷溅而起,弄的他满脸都是。

慢慢睁开眼,约翰教授看向自己手术刀下的实验体,见手术刀插在了那个人的xiong膛上,从左侧xiong骨的缝隙中扎了进去。

突然,手术台上的人体抽搐了起来,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

约翰教授顿时愣住了,无措极了,情急之下他拔出手术刀,一刀接着一刀地扎了下去。他现在的表现一点不像是个科学家,反而更像是家庭主妇面对一只被斩下了却头依然满地乱跑的鸡一样慌乱。

终于,在他刺下了二十几刀之后,手术台上的人体一动不动了。

松了口气,约翰教授抬手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感觉自己都好象要虚tuo了。不过在经历了刚才的一幕后,他发觉自己不是那么害怕了,于是强自坚持着又举起了手术刀。

在他不太熟练的动作下,实验体被剖开了,露出了身ti里面的内脏。

有了他的带头,其他人也终于刺下了第一刀,开始了由科学家进化为屠夫的过程。

上帝,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在这里把活生生的人当鸡宰?什么时候才能逃出这个人间地狱……

季教授趁着去上厕所的当,所好洗手间的门,翻出贴身藏着的照片。上面是一家三口的全家福,虽然照片已经泛黄了,可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上面三个人的笑容是多么的幸福。

幸福……似乎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

不知道他们的小女儿现在还好吗?是不是已经把他们遗忘了?还是在寻找他们……

看着照片上那个稚嫩的小娃娃,季教授的脸上滑下一行泪。

十一年了,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么?他们的小娃娃一定长成美丽的女孩了吧?说不定还有一个关心她的男朋友,虽然他不赞成早恋,但是在没有他们的日子里,如果能有一个男人替他照顾她,他会安心一些。

“蕾蕾,我一定要救你出来,我们一家人一定会团聚!”季教授将照片抚抚平,小心翼翼地藏了回去,起身回到实验室。

研究药水吗?哼,他会好好做出一款药水的,季教授好看的唇角轻轻上扬。

(我只不过刚休息了2天而已,我每天7000+的更啊,为什么还嫌慢?太悲催了我……难道每天1万的更吗?我会累死的,呜呜……金砖和评论都砸过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