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族纪元 第四十九章 公孙焱

作者:黎明的橙子书名:遗族纪元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在登天梯开始九个时辰之后,几乎九成九的参与者都已经选择放弃,唯有那一小撮人还在苦苦的坚持,试图创下更好的记录。

两千七百多丈的高空之上,林远虽说依旧保持着和之前一样的速度,但脸上早已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悠然之色,毕竟这种高度不仅空气极其稀薄,而且温度也低的吓人,再加上经过九个时辰的攀爬,体力已然消耗了很多,好在林远一直控制着攀爬的节奏,按照目前的状况,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两个时辰,林远便能成功的登上这通天梯,抵达顶端的天地庙。

就在这个时候,在林远的上方,一道若隐若现的身影出现在林远的视野之中,随着时间的流逝,林远在爬到约莫三千丈的高度之时,便已经靠近这道红色的人影了。

在看清红色人影的面孔之后,林远不由的惊呼出声:“孙师兄?”

在听到林远的惊呼后,红色人影有些疑惑的转过身子望向林远;“嗯?”

这位穿着红色长袍的少年,相貌竟是与当初出现在灵塔之中的蓝衫道人一模一样,不过在红袍少年转过身之后,林远仔细打量了他的相貌一番,方才注意到,虽然这家伙和孙师兄长得极为相似,但他的脸庞却比孙师兄要稚嫩上许多,年纪倒是和自己相差无几,大概是自己认错人了吧。

正当林远打算解释一下的时候,却看到面前的红袍少年有些惊愕的望了一眼自己身上白鹿书院外院弟子的袍服,有些惊愕的问道:“你认识我哥?”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林远也不是什么愚钝之人,看着面前这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再加上当初那位孙师兄修习的是三道宗的圣贤之道,倒也将两人的身份猜了个**不离十:“道友可是三道宗少主公孙焱?”

看着红袍少年轻轻的点了点头,林远不由的在心中感慨万分,虽逢乱世,但人族的气运还是相当的强盛啊,这家伙十五六岁便已经达到虚神境巅峰,而且还完成了十六次的碎丹,真可称得上是妖孽二字。

“呐,要不要比一下,看谁先登顶.进入天地庙?能在初赛夺取魁首也有一笔不菲的奖励呢。”

看着红袍少年跃跃欲试的眼神,林远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要稍微加把劲了,好歹也是个魁首之位,大秦皇室给的奖励总不至于太寒掺吧。”

说着,林远暗自开启了第一阶的返祖,隐藏在道袍之中的双臂顿时青筋暴起,借着这股骤然爆发的肉身之力,林远拽着铜制的阶梯向下狠狠一拽,他的身子瞬间便腾空而起,一瞬间便将红袍少年落下了十几丈的高度。

看到林远攀登的速度骤然爆发,红袍少年挑了挑眉毛,低声嘟囔道:“这样才有趣嘛,要是没点挑战性的话,就算是得了魁首之位也没什么意思啊.....”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随着红袍少年带着些稚嫩的声音响起,整个通天梯附近的水系灵力如受到召唤一般,纷纷朝着红袍少年的肩膀之上聚集了起来,最终竟是形成了一双由水系灵力组成的玄水双翼!

说到底,通天梯也只是禁锢灵力而已,对于遗族的天赋或是传说中的圣贤之道是没办法进行丝毫限制的。

“简直是在作弊啊......”望着操控着玄水之翼腾空飞行的红袍少年,林远咬了咬牙,速度再度暴增数分,朝着上方的天地庙发动了最后的冲刺。

......通天梯之上。

“嘿,老兄你速度蛮快的嘛,可惜还是差了一点呢,若是你再快上一丝的话,我恐怕就得动用《第六章》中的道术了。”

见着面前洋洋得意的少年,林远只是微微一笑,对方没有全力以赴,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若是开启二阶返祖的话,凭借自己十年积累下来的攀岩经验,对方就算还有底牌,也未必就能胜得过自己,只是这儿是秦国的武举大会试,谁知道有多少老怪物盯着自己?混个第二名的成绩回去能和师兄交差就好,没必要太过锋芒毕露。

就在这个时候,林远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公孙焱身后的天地庙,身子顿时僵在了原地,半晌之后,他方才缓缓地开口:“公孙兄......看起来你似乎高兴的太早了。”

公孙焱眨了眨眼,循着林远的目光转身望去,顿时也如林远般呆在了原地:“这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天地庙前的石狮子下,一位身穿黑袍的少女正低着头认真的擦拭着手中黝黑的铁钎,见到两人将目光投向自己,她轻轻地抬起头,而后很罕见的露出了一个笑容:“林远,好久不见。”

见鬼!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大秦帝国毕竟也属于人族,自然少不了人族联盟的探子,万一身份曝光对她而言可是毁灭性的灾难!

“好...好久不见。”林远尽可能的保持着神情不变,走上前去拍了拍黑衣少女的肩膀,笑着说道:“来参加武举大会试怎么也不提前和我说一下,搞得我刚才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呢。”

在表达了一番旧友重逢的惊喜之意后,林远冲着一旁呆若木鸡的公孙焱介绍道:“这家伙是我以前在书院的朋友,她的名字叫做......”

说到这里林远笑着拍了一下孟晨的肩膀:“喂,好歹也自我介绍一下啊,总不能什么话都让我替你说了吧。”

孟晨微微一怔,有些犹豫的开口道:“嗯......你可以称呼我为戚忆酒。”

听到这里林远暗中的松了一口气,要是这家伙还是和在白鹿书院那样报上自己的真名的话,估计会引来大麻烦的!同名同姓之人虽然很多,但孟晨既然在初试之中夺取了魁首之位,这般耀眼的成绩定然会受到帝国皇室与军方的关注,以大秦帝国的底蕴保不准就会查出什么来。

看着面前黑衣少女淡然的神情,公孙焱只觉得脸上发烫,可笑自己还和白鹿书院的这小子谈论魁首的归属,殊不知早就有人捷足先登,赶在自己两人的前面来到了天地庙,自己多少年没有这样的丢过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位身形佝偻的老头子缓缓地从天地庙迈步而出,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场面:“咳...既然人都齐了,那便随老夫进入天地庙之中领取你们的奖赏吧,陛下这次还是相当大气,所赐奖赏极为丰厚,必定不会让三位失望。”

公孙焱似乎与此人十分熟稔一般,冲着老人家行了一个后辈之礼,语气中带着恭敬之意的问道:“鞅大人?这次大会试居然是您亲自主持的?”

老头子瞥了一眼公孙焱,有些不悦的训诫道:“公孙家的小子,现在知道什么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年轻人呐,心性还是需要磨砺,有空多和你的兄长学学。”

公孙焱虽然极为傲气,但他在面对面前这个佝偻的老人之时,却是万万不敢摆谱的,他很是恭敬的点了点头,道:“谨遵鞅大人教诲。”

要知道论起辈分,面前的这位老人家就连自己的父亲公孙镜都要称上一声老先生,辈分在整个大秦帝国中都高的离谱,曾经担任先皇的老师,并且主持过大秦帝国的“大变革”,如今的大会试制度便是这位“鞅大人”的主持下从南元大陆的大宋帝国引进,被誉为大秦帝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位宰辅。

教训完公孙焱之后,老人家慢悠悠的走进了通天梯顶端的天地庙之中,林远和孟晨相视一眼,跟在老人家的身后走进了天地庙。

“大秦帝国还真是财大气粗,这座祭祀用的天地庙竟是通体用极品灵石打造而成,起码需要数百万块极品灵石,就连地板也是用上等的青玄玉制造而成,踩在上面有安神定魂之效,至于祭祀所用的香料更是名贵无比,乃是传说中的龙涎香,这大秦帝国不愧是东荒三大帝国中国力最为强盛的帝国。”在看到这座奢华无比的天地庙后,林远对于所谓的奖赏也生出了几分期待之意,老人家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拍了拍腰间的乾坤袋,从中取出了一张淡银色的符篆。

“这是一张瞬间移动的符篆,能够让使用者撕裂空间达到百丈内的任意地点,其中蕴含的空间之力可以支撑你使用十次,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保命之物了。”

瞬间移动符篆的价值里面是清楚的,之前在函谷关多宝商会的拍卖会中,一张类似的符篆足足拍出了四千块极品灵石,但那张符篆是一次性的,而老人家给自己的这种符篆,则可以足足用上十次,论价值怕是不比自己的破军道矛低!

纵使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林远还是被大秦皇室的豪气给震到了,只不过是成功登上通天梯,便奖赏了价值四万块极品灵石的宝物,若是取得最终大会试的状元,说不准大秦帝国还真会送出一件命器来招揽自己。

只不过,有面前的这两位在,自己也就只能想想了,不管是来历神秘的孟晨,还是兼修圣贤之道的公孙焱,林远就算将自己全部手段都施展出来也没有丝毫把握获胜,这次大会试能在一甲中混一个探花之位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至于状元?还是别白日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