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绝殇 第二十五章 残忍计(二合一)

作者:依然喏书名:仙绝殇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求收藏、推荐)

——

“还有这,还有这……”

这位公子接二连三的介绍,一共十二样全部介绍完毕,最后还说道:“若公子不曾嫌弃,家中还有藏书万册,全部供公子翻阅。”

“多谢刘公子美意,但在下已然叨扰,却不愿再次纠缠。公子美意在下心领了。”

本身便无意于世家大族,虽然诗书礼仪知晓不少,但还真没放心上。若按照夫子所言,习文便是:修身而养性,德重而名尊!

所以这官海沉浮恐怕与我便再无纠葛,亦无心置身于这朝堂潮流。

“听说公子要走,是否为小女子招待不周?”

突然一悦耳声音响起,声如黄莺啼鸣,步键娇态更新,更重要的是,这声音早已然听了无数次——如遭雷击!

“仙女姐姐,是你吗?”

我转身,非常失态的问道,欣喜之情言于仪表,慌乱之情一时难抑。

这时远处宝马、拉着一辆极为秀丽的香车走了过来,不由心底轻笑,嘴唇微动:“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本书无任何朝代,借用诗词各位就不要钻牛角尖啦~)

“公子说笑了,只是我与公子素未谋面,何故如此。”

此人款款一笑,如同大家闺秀般端庄贤淑,到显得我有些失礼了,只是观了三刻,虽然神态音容无不相似,但看她的样子竟然不识我。

“哦,是在下唐突,今日回头,竟能惊见如此方艳,如若天仙,失态之处还望见谅。”

“公子过谦了,只是我闻公子要离去,不免思及是否我等招待不周。若公子不曾嫌弃,还望留下教导。当日闻为柳园公子,必定诗书饱腹,还请赐教一翻。”

女子嘴角轻笑,却又轻微恼怒,还有留客之意。

“少许经文,怎入得姑娘法眼。此地不宜久留,在下便当告别。”我心中微微叹息,不是她,不是她啊!

“咳咳……”

这时旁侧传来咳嗽声响,原来我和女子聊的入迷,却将刘贺给凉在了一旁。但这时却听他言语:“既然公子执意离去,那我等自当送行。不过,这十二件小礼,不成敬意,还望公子笑纳。”

说着便让侍女将十二盘珍羞玉盘端上,递给了我。

看了看一男一女,突然心底有了底,看来这位公子是把自己当为潜在情敌了。不过,吃人手软,拿人手断,自己断然拒绝了十二件东西,这些东西虽然可能对我有用,但想来用处不大,没必要因此欠下人情。

“公子若不拿去,我们回去……”

或许这些女子要说将要受罚之类的言辞,但转眼我却已经往前走去,消失在了路口。即便失去了法术,但我一身上古练体术也足以让我成为江湖中的二级强者,这翻向前自然快速无比。

不过直至半夜,忽然警觉,自己不知何时居然已经走出了山村野地,这下可又得在山野过夜了,只是半夜,感觉胸中颇为饥饿,没想到无法补充灵气,连体质也变得弱化了。

好在这些年月常年相助母亲做菜,到也知晓无数做菜法决,虽然入秋无法寻得野菜,但也可随便将就膳食。

(差点打野味来吃了,这样的话就惨了,前面还说本主角善良得经常救援小动物,现在却要吃肉,自相矛盾,随便想想,深林内能吃什么吧,还是秋天,悲催,如果我是主角,铁定饿死——还好主角是不死小强,哈哈!)

月明星稀,独自坐在山林之内。思想无限的轮换又穿越,脑中全是今日女子的相貌,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将她与村中禁地的女子相互串接起来,但是从心底来看,自己似乎更喜欢今日的女子。

因为自始至终,从八岁那年便遇上村中女子,直到十六岁她离开,一共八个年头,而且还是年少的黄金年头的教导,这样使得我清楚的知道,我对她的依赖完全是因为她的成熟稳重,富有大姐姐的气息。自己完全没有想过会将她推到的意思,毕竟对我来说她似我的亲人,而不是女人。

但这个女子不同,她小家碧玉,她温柔大方,她美丽嫣然——似乎将这世间的无数好都集中在一身之上,有着沉鱼落雁的身姿,有着最美的柔情。

如此一切都是吸引我的地方,但我清楚,像这样的女子,又如何会是自己所能消受的呢?

红颜祸水,这是世间铁律!

想到此处便不在言语,夜望星辰嘹亮的星空,心中不觉思索,自己是如何想要见那个美丽的大姐姐?即便见到了,又能做什么?

如此想来心底的思念不觉便淡了三分,只是夜空自然得显现出它的不平凡,只见夜空之中火光闪烁,却不是放火烧山,而是谁走丢了的样子。

本我无心去搅乱这局面,这一切与我有何关系?

只是我发现我想错了,作为火光最弱的一个地方,如此使得对方觉得这里便是突围的重要场地,所以竟然不顾一切的追逐上来。

一把长剑,展现出江湖之中一流好手的手腕,挑剑便上,直接向着我击杀而来,我这算是躺着也中枪么?

手中心底一急,召唤出古剑,迎面便是一击,只是这身体孱弱,这一震之下便将我给震飞出去,这时候才看清,这家伙竟然是劫色……

奶奶的,干嘛劫她呢?英雄救美的绝佳机会哪……可是不能装逼了,自己没法术,若有法术,随便怎么装都可以,但现在没有法术,想怎么装都——不可以!

这让自己感觉极为无奈,只是这家伙与自己的差距虽然远,但是自己眼力还在,每次都能看出他出什么绝招,下一招式该如何出招,虽然自己无法一下把他给击退,但是却能将他给阻拦住。

不过,这武侠可真不是什么好当的东西,自己出招上百次,全身却乏起一股无力感来——累死了!

打斗片刻,有种想要骂人的感觉在嘴唇中酝酿,这群人——干嘛这般磨磨蹭蹭。若在让他打上一会儿,那这老家伙早就跑了。

我这出招,越来越慢,但眼神却极为坚定,如此情况下也使得对方心底不断惊讶,自己虽然看似刚出道,但是学习能力之快,打斗出招之快还是让这家伙感到无力。

当然,让我怨恨的是,自己现在一丝灵气都无法使出,否则的话,这家伙能在自己手中坚持一时三刻算他是绝顶高手。

此时我的疲惫已然在周围浮现,最要命的是自己最丢人的时刻居然还在这美女的眼神注视之下……

不过,对于她的家丁不来的原因她面目上也显现出一股奇怪的感觉来。

“看来等那所谓家丁来是不靠谱了,先搞定这家伙再说。”我心底想到,手中剑诀一变换,鬼使神差的变换出击,十二道变换使得此人无法防护,再次变换,连连出招,让这人疲于拼命。

最后一剑架在此人脖颈之上:“你是自己离开,还是……”说话的不是我,而是,美女。架在此人脖颈的剑也不是我的,而是这位美女……

“特么的,原来是个高手,居然让我出丑!”

不过此时感觉全身乏力,想必是那体质弱的病态显示了他的后遗症,这即便是上古练体术亦无法解决的东西,终于让我感觉全身晕眩无比。

“真要命!”

在面对这位素未谋面的美女,自己已经晕倒两次了,或许还该说明一点:百无一用是书生!晕倒的感觉让我有种无奈的心态,这到底是英雄救美还是美女救英雄啊?

醒来果然是在这群人的马车之上,不过周围充斥着一股香气,使得鼻尖有些触碰的微妙——我在闺房?

不觉心底微微念叨,自己这是在美女的闺阁之内啊,果然好闻。

“公子醒了?”正是当日被劫的那美女。

“自小体弱多病,让姑娘见笑了。”

我面上闪烁尴尬之色,现在更加的怨恨自己居然搞的一丝灵气都没有最后这么一下就累到了,真是比女人还要女人,自己怎么可以如此快的晕倒?

“公子侠义之心已然让我钦佩,况且公子本身还是一书生,能与如此高手强战如此之久已然难得。”

“惭愧,到是班门弄斧了。”

此时心底虽然说开了,但不知如何,当日在村中学习的诗人歌赋竟然在这一刻全部短路,有心卖弄文学博得美人好感,但此刻却模棱两可,为免丢人现眼,愣是半个字亦无法说出口。只能美女说什么,自己答什么。

“恕小女子冒昧,敢问公子是何名。”

“在下天衡,姑娘便称我为天衡即可。不知姑娘芳名……”

“姓赵,双名锦玉!家族世居长安。”

“长安路远,姑娘何故千里迢迢不辞辛苦至此……”这是我最奇怪的地方,这地方一毛不拔之地有什么值得她来的。

“咳,公子需要喝水么,在下这就给公子斟一杯去。”锦玉面上微微尴尬,还浮现出一股红晕,似乎不愿说是何故来此。

“嗯,谢谢!不过一介俗人,若姑娘给予,这便离去,给姑娘带来的不便之处还望姑娘见谅一二。”既然人家不愿出口,自己自然不必再次追求,只是此番交集到此也该结束了。英雄救美没做成,最后还晕倒,没有比这更悲催的了。

此时业已天明,好在身体虽然依旧孱弱,但是按照这上古练体术修炼一翻,还有父亲给予的一些金丹调配下,暂时将体弱多病的这体质给压了下来,短期内不会发生什么状况了。

至于为何如此急着离开呢,完全是因为我看到哪位帅哥已经有着吃人的**了,我若不离开的话……

现在想来红颜祸水总没错的,自己不过和这位美女相见不到三次,便被认定为情敌,甚至上山和敌人决斗之时还被下黑手,红颜祸水啊!

自此离开之后我有意避开这车队的原因之下,使得我与他们的方向有很大偏离,当然,来此的原因也是因为仙芒山在东偏西的琉璃高原之上,我此行举目无亲,即便京都长安之内有着家乡之人我却不愿意因此而去与那女子相见。

所以此行的目的不自觉的由长安转道为去仙芒山。

行走了三五日,自觉心底渐渐恢复了少许灵气,虽然还不是很充足,但也有着三四层的样子,也自然行程便快了起来,只是心底总觉得似乎失去了什么的样子,可能和那个锦玉美女有关吧。

这日行走不到正午,却见前方熙熙攘攘的,大部分人衣履提鞋、打包带女蹒跚向着我这方行走而来。如今天下初太平,却也风调雨顺,断然没有因为饥荒离开的缘故。莫非?

果然如我所料,前方出现了鬼物!

思想了片刻,终于觉得自己,还是该出手了。

(思想了好久,终于觉得,还是先好好谈一场恋爱)

往前行走了不到五公里的道路,终于看到了稀疏的人烟,应该是那些老弱病残,还有不愿离开的老人在里面守护着吧。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走进村内,不觉感觉这村子着实荒凉了许多,与之前所进入的镇子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甚至说是完全不同。人太少了!

走进方才发现,这小镇内三家到有五家是关门的,而且四周笼罩了极为浓郁的鬼气。很显然遭受鬼怪荼毒日久了。

至于为何有鬼物,也探查了不少,只是终归不得而终。有的人说谁家的子弟死亡,然后变为了厉鬼。也有的说那鬼是外来的。也有人说鬼是以前就在这里的,最后被谁放了出来……总之一切不一而足!

但唯一确定的是,这鬼物作祟之下,已经死了很多人,即便其中还请过一个术士,最后这术士被鬼怪吞的一丝不剩,如此才使得民众全部搬迁离开。

而且让我所知晓的是,这鬼物还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家伙,知道隐藏自己,至少从他作祟到如今还没有人见过他的面容。

如此在村内入驻了两日,却不见四周有丝毫动静,甚至村民都未曾有任何损伤?这鬼物离开啦?但家家还是都将大门紧闭,黄符贴满。

而如此情况下三日以来我都坐立在村中的房顶之上,同样未曾得到任何的线索,似乎鬼物真的离开了一般。

鬼物吸食人,其实除了可以让其吸食血肉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便是可以借助煞气来修炼自己,所以一般鬼物几乎都会就地将所有人屠杀殆尽,如此情况下方才能真正修炼出煞气,等待了三日,还不见厉鬼出现,顿时心中有了些猜测。

直到山光清明,忽然感觉天空中一个地方煞气冲天,似乎在小镇之外的十多里开外。

“中计了!”

我心底一沉,那血光今日方才飘出,昨晚,肯定是昨晚被杀的,而对象应该便是举家搬迁的那些村民。如此情况下我不敢耽搁,迅速踩踏着房屋飞了出去。但没想到却惊动了其中一个凡人子弟,一时间此人对着我便喊道:鬼啊!

我心底嗤笑,真正鬼你不叫,我这活人你却叫,却也未曾理会,转身便飞跃了出去,追击到那血光闪现之地。

可惜,我还是来晚了。四周散发出浓浓的血气,还有庞大的鬼气。只是,一个个却全是浴血,死的极为凄惨。

“救我……救我!”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小声的呼唤声,我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在一个全是血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少年,只可惜我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死亡之人才有的灰气、绝望、惨烈、恐惧、怨恨,在少年眼中闪现。

“不要怕,不要怕,哥哥能保护你的!”我轻轻将少年的头抱在胸前,若让他怨恨的死去,恐怕又将不入轮回。

“我会为你杀死厉鬼的,能为村民们报仇的,你就此安生的去吧,不要有何留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啊啊!”

少年眼光中闪现出一丝温和,却突然面色一变,声嘶力竭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叫。

我被惊动的立即一个转身,踏步追入丛林之内,伸手一剑追击出去,庞大的剑诀撞击在天空之中将厉鬼给击打的连连后退,但就在我趁胜追击之时却见前方出现十多个小鬼,看其穿着打扮应该便是村子内的村民。

“还真是怨毒啊,你,如此行径。”

好在这些厉鬼成为鬼物日子不久,是以还可以将煞气打散,送入轮回之内。

待我将这些鬼物打散送入轮回之时却感觉上面忽然传来一些风声吹来,我心底一紧,转身一剑刺入其胸膛……

“怎么是——你!”

这人我认得,是锦玉身旁的男子,但此时杀死他的人却成了我,我惊慌的想要抽出飞剑,却感觉被他紧紧压住,如何都抽不出来。

“你中计了,哈哈哈!”

我没想到的是,此人面色逐渐苍白,但却小声的对我如此说道,似乎——很开心?

但这时候我终于知道是为何了,因为地面突然出现了几个人影,那个刘贺的少年、还有赵锦玉!

“好巧合,果然中计了。”我心底一声哀嚎,只是不明白这家伙是如何跳出的,还是,他是被鬼摄取的?还是,鬼是他驱使的。

我和此人缓缓的降落地面,嘴唇微微动念:“你,好残忍!别急着否认,我们应该都清楚是怎么回事。”

但是其实我现在更像是杀人凶手,因为拥抱小男孩,而使得自己全身都有鲜血,而刚才还杀了这剑尖抵着的人——溅出的鲜血亦使得我凶神恶煞的样子。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