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 第3490章:锋芒毕露192:药圃

作者:笑寒烟书名: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更新时间:2019-10-10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杨如峰此时才知道圣巫婆婆竟然是二长老。

大长老一抬手,扬天喊了一声“天神庇佑我圣巫族长盛不衰。”

众人也跟着喊“长盛不衰”。

喊了三遍之后,大长老将手里的凤头拐杖重重的往地上一顿。

众人顿时安静的站立着。

“血祭节,开始!”大长老再次喊了一声。

然后就有四个女人背着腰鼓跳上了台子敲了起来,很快,四个少女也踏着鼓点跳上了台子开始跳舞了。

围观的人们也开始围着台子载歌载舞了起来。

“咱们也跳舞。”绿拂握住了杨如峰的手,拽着他一起跳,嘴里还唱着当地土语的歌谣。

杨如峰实在不会跳,只能跟着左边走两步然后转过身来朝着右边再走两步。

过了好一会,又有一个干瘦的女人走了过来,头上插满了羽毛,脸上也被画的五彩斑斓,手里拿着一串铃铛,叮铃铃的摇晃着走上了祭台,在两根华表柱之间来回的蹦跶着,嘴里还振振有词的。

终于,这干瘦的女人忽然扬天大吼了一声。

鼓声歌声舞蹈瞬间停止了。

杨如峰看了一眼绿拂。

“那是我们的天师,现在就要开始了呢。”绿拂笑了一下,“不过,每天只能测试三个人呢,还不知道今年有多少人要测试呢。”

“我知道,今年有九个人测试,所以,需要三天时间呢。”绿荷急忙凑了过来,“我是最后一天,你应该是在明天。”

“你怎么知道的?”

“我是偷听到的。”绿荷吐吐舌头,然后又压低了声音,“我还听说,这次要送三个圣巫女过去呢。”

“啊?”

“你别啊了,肯定只有一个合格的,但是那边想多要几个,怕一个人的血不够用,其他的就算差点也能凑合。”

“可恶。”绿拂撇嘴。

“绿拂,如果这次我们能一起出去就好了,就像你说的,能出去看看,总比一辈子憋屈在这里好。”绿荷叹口气,“只是可惜,我恐怕不够资格,最后只能留在这里生孩子了。”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绿拂只能握住了绿荷的手,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没多会,大长老就宣布了今天参加测试的三个人,其中就有那个绿浓。

而那个干瘦的天师抬手朝着那华表柱拍了一下,然后就看见上面的“承露盘”慢慢的倾斜了起来,里面的露水很快就滴了下来。

的确是滴,因为里面能承接的露水真的不多。

下面接水的是一只玉碗。

滴了大概有一刻钟,上面再无水滴下来了,这才作罢,大师两个承露盘里也不过收集了半碗露水而已。

那天师就对着那半碗露水又是蹦又是跳又是自言自语的,折腾了好半天,这才用手在碗上面来回的做了几个画圈的动作,这才停了下来。

然后就是将半碗露水分到了三只金盘之中,分别放在了石台上。

需要测试的三个圣巫女被带了过去,每个人都用银针刺破了中指,然后递了三滴血在金盘的露水之中。

神奇的是,没多会,水中的三滴血就开始动了起来,也开始变色了。

一刻钟之后,终于停止了反应,其中有两个人的血液变成了黑色,只有绿浓的血液变化不大,只不过是颜色稍微的暗了一些。

绿浓笑了,她就说她的血液很纯正呢,这次有机会去莫卧儿王国,她才不会像以前的那些圣巫女那样蠢呢,她肯定会让莫卧儿王离不开她,那就不会舍得将她弄成人干了,说不定到时候还能得个妃子什么的当当呢。

今日的此时结束了,接下来自然就是狂欢了。

绿拂对狂欢没兴趣,反而拉着杨如峰去找了婆婆,想去去看一下药圃。

圣巫婆婆倒是没为难也没追问,只是安排了身边的一个仆人带着俩人去了药圃。

距离不远,只是却有人把守,如果没有人带着,根本就进不去的。

药铺里的确是药材繁多,而且都是很罕见的极品药材。

刚一走进去,原本盘在杨如峰脚腕上的小小金却从睡梦中醒来了,然后嗖的就窜了。

杨如峰倒是没在意,那是毒蛇,在这样的地方绝对不会出现危险的。

因为有婆婆的口令,所以,杨如峰真的就得了不少的高等药材,倒是真的没算白来。

不过,就在俩人刚离开药圃没多远呢,看守药圃的人却惊呼了起来“不好了,出事儿了……”然后甚至还敲响了警钟。

杨如峰和绿拂对视了一眼,药圃里能出什么事儿?

就在一愣神的功夫,大长老就带着众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发生了什么?”

“回大长老,药铺里有一大片的药材不见了。”看守的人急忙回报。

“什么叫不见了?”大长老皱眉。

“就是不见了啊,忽然不见了。”看守的人也郁闷呢。

大长老索性径直的走了进去,当看见曾经郁郁葱葱的药田此时都变得空空荡荡的时候,差点背过气去“怎么会这样?都谁来过?查!”

“回大长老,刚才只有绿拂姑娘和她的未婚夫来过。”

绿拂急忙走了过去“我们也就在外围转了一下,拿了一点血萼草之类的东西而已。”说着还将手里的小篮子递了过去,“不信你们看啊。”

“的确。”婆婆也点头,“是我派人带他们过来的,前后也不过两刻钟而已,他们没有能力在看守人的眼皮底下毁掉那么一大片药田的。”

绿拂使劲的点头。

“可是,只有你们俩来过不是吗?”三长老红衣笑了一下,“你们没来之前,也没发生过这样的事儿吧?”

“那可不一定。”杨如峰冷笑了一声,“说不定在我们进去之后就没了,我们进去之后才发现而已。”

“什么叫说不定?说不定就是你们干的呢。”

杨如峰摊手“我们就站在这里,难不成我们能在瞬间将那么多草药吃了啊?”说道这里心里不由得一动,脚腕上没有小小金,如果那一片是毒草,那肯定就是被那家伙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