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国传说 第20章 惩罚

作者:LL2010书名:南国传说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你们每个人或许无能力、权利去阻止某人的食言,却可用行为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和愤慨,如尽量不搭理他,让他成为孤家寡人,给他人如实提醒此人如何不守约等。”

“不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要小瞧、吝惜自己的绵薄之力。这也是一种扬善惩恶的力量,它可涓流汇成海,合力可断金。如此你日后必也会暗受其益,否则日后必深承其害。千万别小看了自己的力量,请记住了!”

职业习惯,院长总免不了借事来说教或阐理。

“谨记先生教诲!”众童真诚的回答。

院长满意点着头转对李世富说:“这位李同学,即使你胜了赌约,我仍会通告你家长惩罚你的,同学间是不许以强凌弱的。”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随便!只要我赢了便行。”李世富咕咚说着。

在诧异中,院长耳旁响起梁金蝉弱弱的声音:“院长,他爹可能不会惩罚他的。前几天,他爹派人去迫我家卖水田。未成功,临走前,那些人还说不会给我家好果子吃的。”

原是,得知自家与梁家交恶后,李世富既有出口恶气,也有想借此来改变隐隐受压制的势态,霸劣惯的他便有恃无恐做出此下作之事,这是他先前已谋划好的一石二鸟之计。

事情发展至此,如自己赢了,结果更出乎意料的好。

虽有闻陈凤兰常将李文那小子揍得满头包,但他暗忖,那李文虽力大却笨手拙脚,在开宽地比试尽挨揍,那是难免。

在圈内的决斗,自己手灵脚活,撞也可将那小皮娘撞出圈外,实是稳操胜券。想着今后可作威作福了,李世富此时已是跃跃欲试,亟不可待的要收那诱人的胜利果实。

“好自为之,那开始吧!”院长大手一挥宣布决斗开始。

院长暗自度量着:哎,那李贤先前还好,可从七八年前失去首富这虚衔后,他追逐财富的手段越来越激进,越来越让人诟病,这都是心态啊!

都知心态重要,可心事及己时,世中又有几人做到淡然呢?可太多财富又有何用?身传言教,你看李世富这还算聪敏的孩子变得??????

在思量中,院长耳边突然响起惊叹声,他举目望去,入眼是李世富五体投地趴于圈外,肥硕的腚上赫然清晰印有一小脚印。

这决斗不及两口茶功夫已决出胜负,除院长走神外,围观众人将方才那一幕瞧得清清楚楚:

随着院长一声“开始”落下,李世富双拳紧握,左拳突前,右拳掠后,狠狠冲向对手,他想用泰山压顶之势将对面的小皮娘击垮。陈凤兰在对方凶狠击势面前,却是整暇以待冷冷立于原地。

五步距离瞬时即至,李世富左拳将撞上对方鼻尖,右拳蓄好势准备雷霆一击时,被陈凤兰手掌一伸就搭上了自己的左手肘。

恰到时机,陈凤兰用上一式“行当浮挂棹,未几拂荆扉”,搭上你的“浮棹后”,跟着便如拂柴门时一拂了。随着下半式的一拂,那李世富犹如半掩荆扉斜转而去。惯性作用下,李世富背部彻底卖给了对方。

陈凤兰本不愿跟这一身肉酸味的胖子过多缠斗,早有速战速决的打算。如今对方鲁莽攻来,猝防不及下卖出如此大破绽,凤兰当仁不让,身躯骤转,后腿一蹬便接着使上另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此式之式意为:借扭身的腰力和蹬腿的巨力,整人腾跃于空中,双臂舒展,脚如马踏飞燕状,便是犹如天外飞仙,好一副飘逸出尘之姿。

那李世富非是身后大树,加上他早失势前冲,腚上狠狠吃上一蹬后,双腿急速的“蹬蹬蹬”点了数次地后,无可抗拒的腾空而起,伴着众人的惊叹声后,接着“扑腾”一声巨响,已为院长入目时的“醉卧南山陲”。

“这胖猪,太不懂兵法,太鲁莽了。好比在大草原上,他带上手上所有部队,恶狠狠想一口吃掉对方。对方却避重就轻,先将他引远,再一个秘密拐弯后,回灭了那胖猪的粮草部队。粮草既掉,那胖猪只有等死的份啦!”家风所熏,李文以兵法高谈着。

随着陈凤兰小掌轻拭,众同学捧腹狂笑,预示着李世富彻底的失败,及在小蒙班将受到彻底压制。李世富一石数鸟的计划,在其脸色一青一红之间灰飞烟灭。

两余月后,大清晨的村巷上,李文、李源挂着小字板,拎着盛满食物的大瓷碗来到了李健生的家门口,如常日一般,三友要聚齐一同上学去。

二人刚要迈进好友的家门时,屋内传来李田暴怒的咆哮。

“你老子我,辛辛苦苦为了什么?还不是期盼着有朝一日,儿子能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可你这不争气的东西却常常逃课,你说,我含辛茹苦活着有什么劲?”

原来,昨晚李田因事走了趟乡墟,路遇小蒙班现时授课先生唐秀才,对方告知健生常有逃课之举。李田虽火冒三丈,可当办完事回家时已是深夜,儿子已酣然大睡,因此不得不将火气忍了一宿。

今晨询问之下,由儿子口中亲自证实了这事实。自己艰辛的支撑着这几近支离破碎的家庭,儿子却如此不省心,火气实难忍耐。

谁说老黄牛不会发火,只是它们的火点比较高而已,今晨李田这头老黄牛就罕有地对儿子大发肝火。这直唬得门口外的两友面面相觑,原来田叔也有这么生气的时候。

一番埋怨斥责后,李田见儿子一副低头耳受的顺从样子,火气便消了消,暗想时候不早了,总不能误了今日的课程吧。

“去上课吧!”

“记住,今天可不许逃课!”李田打发儿子上学时下了道严厉命令。

“可是??????可是今天恐怕还得要逃课??????”李健生这句话越说越轻,也足够清晰地传入父亲耳中。

“啪”的一声,李健生脑壳上挨了一巴掌,虽说李田极少打儿子,但此情此景,此话如同火上浇油,稍降点的怒火一下冒窜起来。怒火攻心下,李田罕见地对儿子动手了。

“他娘的,早知如此,老子当年就应把你射到手心里!”

此骇言一出,盛怒之下的李田顿觉不妥,骤然收口。

他是个一辈子老实安分之人,何时说出过此类语言呢。李田家境贫寒,等到二十好几才勉强将就着结了婚。但“老黄牛”也是人啊,那么婚前的平时里,也有偶尔自个解决下生理需要的。

今日极怒下,口不择言说出**,令这老实人心一惊跳。惊恐之余,李田慌乱的目光一扫,看到了立于门口的李文和李源二人,他心中的怒火就莫名的散失无踪,垂头丧气颓然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田叔,健生逃课是因为他娘早晨时,都会把只癞蛤蟆当成早饭送到蒙院来的。”二人奇怪呢,怎么田叔的脸突然变红了呢,还以为是他太过生气造成的呢,二人便忙着给那犟强不辨一言的李健生辩解起来。

“是的,你不知那只蛤蟆多恶心,起先都吓得那些女生哇哇乱叫,健生是不想影响到其他同学,所以他早上才会上完一节课后逃课的。”

“对啊!健生只是在是早课时才会逃课的,但轮换到中午课和下午课时可从没逃过的。而且,每天我们三人互相帮助,又会重复学习一遍的,我们都没拉下过先生所教过的东西。”

李田听到门口两童的话语,霎间放下心事,暗想:我家孩儿还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可惜在我家确是苦了这苦命孩子了。

他大手一挥柔声说:“孩儿,为父知道原因了,去上学吧,拿好桌上的饭碗。但要记住了,别人的目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自正、自尊、自强、自责,依自己的本心去做吧!”

蒙院,授业室中。

“休堂!”

这两字响起时,同学们爆起阵阵欢呼,最为解脱的是李健生同学,他之前早已是坐立不安,目光时不时瞄向蒙院大门。“休堂!”这一声,于他竟如天籁之音,如获大赦浑身轻松。

他匆匆扔下句“水潭边见”便蹿出了蒙院大门。

??????

“先生好!”同学们齐呼起此句时,预示着最后一节课开始了。

老规矩,前节课为字义、用处等的解释,这节便是教一笔一划写出所学几字。

一如既往,李文旁空出一座位。这于他已是为常,先生、同学们也已习惯。

同样一如既往的是,李文听着听着便又是失了神,正确点说也应是入了神,入神到他本体感受中去了。

李文默念着:唔,这是尾指??????唔,这是食指了,这是拇指。那么顺着感觉慢慢上,这是到了手肘位置,再慢慢上来??????到达肩部了,下步是往上还是向下呢??????

怎么我感受不到那只无名脚趾的?先轻轻让它动动。唔,还是有那么一点能感觉到它的。它太调皮了,怎么我呼唤它都不作回应的,非得动动它才行,真贱??????

如果我想踢一脚的话,应该是怎么动作呢?膝盖位置当是先动哪部位呢?

??????

“李文是谁?”

咦,李德权又是谁???????不好是先生点我名了,李文由浑然默感中回过神来,愕然抬头,看到了先生的蹙眉和满脸的怒容。突然身旁传来一音:“先生叫你去帮忙擦净墙板。”

原来是这样的啊,先生终于明白我走神这事是免不了的,不再问我刚才他说过什么这无聊的问题了。擦墙板嘛,小事小事,我就来就来。

李文闻言,心头一松,边离位快速走向讲台,边如是思量着。

湿布在这呢??????我擦擦,不惩罚我就好,我要擦干净点??????这擦墙板的活,我还是能干得很好的??????

不对,怎么突然这么静寂的?诡异诡异!

不对,这有问题!李文一念到此猛然一激灵,彻底摆脱了方才懵懵糊糊的状态。惊骇下他低眼挑眉上瞄,这次看到了先生冒烟的眼神和一模糊黑影迎头扑来。

“啪”的一声响起,李文吃上一教鞭,同时室中暴出哄然狂笑。

看到李世富埋首于桌上,一手捧腹狂笑,一手猛捶桌子的样子,李文早明白自己上大当了。回想起刚才说先生要擦墙板之言,正是那可恶的李世富所说。

“不好好听课也罢,你还擦除我辛辛苦苦写下的版字?”授课的这位唐秀才已彻底暴走。

唐秀才出身贫苦人家,平素信奉“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之信条,最看不惯的是纨绔子弟。

这李文家庭优越,却在平常上课时多有走神状,且屡教不改。今日被多呼几声,不应也罢,他却一言不发上来擦掉刚写落的板书,这是在示威么?是可忍,孰不可忍也。虽然院中有规定,不可轻易打骂学生,但学生做了极出格之事还是可以动粗的。

唐秀才在盛怒之下抽了对方五六鞭后,知道不可能真将人打伤了,就开出了份严厉处罚。

“明天上课,你要将整篇的千字文背出,背不上来的话手心就得吃我两鞭,然后再靠墙边站着上课。第二天接着背,直到背出为止!现在就给我站到哪墙边去!”唐秀才用几乎怒吼的声音对着旁边的李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