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海风云 123 展望未来

作者:雾霾下的阳光书名:明海风云更新时间:2019-10-10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妈祖的信仰,在这个时代流传极是广泛,尤其是在沿海一代靠海维生的阶层里,更是极为看重这些。

而受此影响,加上官府有意无意扶植本土信仰,规范他们的传教章程以抗衡西洋耶稣会的入侵,故而今日齐王李玉祁出航远洋的重大事件里,也有了祭奠妈祖保平安的环节。

“上祭品!!”

三牲祭品送上来以后,便是以李天养为首,主角却是远洋航行在即的齐王李玉祁一行,郑重其事地向妈祖告祭。

而有着皇室和官府有意无意的支持下,洪朝历代以来被官府辖制着无法行成严密制度的各方宗教系统,也渐渐有了自己的组织体系,一如现在为洪宪帝李天养他们主持妈祖祭典的,便是妈祖主祭。

一番典礼过后,时间过去了也不过两个小时,不过寒风之下便是穿戴得严严实实的李天养他们也多多少少有些受不了了,很多都显得有些狼狈地挂上了一条清涕。

“此去之后,你继续东兴,到达美洲之后转道南下,那里的土地辽阔而富庶,同时西洋人的触角也未伸向此地。”

“在当地站住脚之后,有任何困难皆可以派人前来跟我汇报,只要能够给予你的,我这个父亲也绝不会吝啬!”

“我给你这五艘蒸汽轮船,除了是给你自保之外,同时也是能方便你有事之时及时派出人马请求我们的支援。”

李天养此时的做派,与之前的陈玉墨如出一辙,只是他们两口子之间关注点不同而已,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浓浓亲情,却是不容置疑的。

“可惜啊,这个时代还是落后了,要是有那电报的话,那就……”

因为亲人别离,让李天养的心情沉重,不小心却是说出了一些旁人完全听不明白的东西,让听众李玉祁一头雾水。

“儿臣谢过父皇隆恩!”

“还有,当地土著人日后将是你们发展壮大的根基,切记莫要行那西洋人冷酷无情地做派,视对方如牲畜;但也同样别手软,你们此去人手虽然稀少,可两千全部装备了火枪的战士,足以对那原始落后的美洲部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正所谓软硬兼施是为王道,对待土著人该何去何从,这是你身为首领所需要面临的第一步考验。”

“儿臣明白。”

“最重要的一点,对于当地土著的归化上,若想要他们真心为你所用,那么你就不能吝啬前期的投入,将我汉家文化与语言传播给他们的下一代,这才是咱们作为征服者所应该做的重点。”

“切记!!”

说到最后一点,李天养生怕自己这个儿子不明白,连语气都放得很是平缓,语调也高了几分。

“待到日后,我汉家语言与文字真正扎根与这些地方之时,才是我华夏真正征服此地的时间!!”

“你在脑海里想想,以后我汉家船只去到任何一地,面对的都是说着我汉家语言,以穿着我汉家服饰为荣的地方时,那幅场景该是多美啊!!!”

李天养如喃喃自语,眼神变得飘忽,虽然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肯定是已经看不到这些画面了,但是能以自己之手,开启这个时代华夏汉家子弟遍布世界各地传递汉家文化的第一步,这也让李天养升起了一股充斥心间的满足感。

为此,他甚至愿意在自己晚年之时,将自己亲爱的儿子送上这条危险之路,也是一点都不觉得后悔。

“儿臣定当竭尽所能,实现父皇您心中的伟业!!”

李玉祁很少见到自己的父亲,如现在这般脸上充满了光彩和满足,而自己也从父皇幻想出来的那副辉煌画面里,发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这位不仅仅是你父皇我的伟业,其实更是我华夏文明走向世界,在未来成为真正的中央之地,最坚实的基础!!”

李天养也不管自己这个儿子,现在能不能明白自己的宏图大志,自顾自地说着那充满了胸怀的话语仅是语气透露出来的那些韵味,就给一直以来想要获得李天养认同的李玉祁,充满了斗志。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出发吧,我的孩子!!”

“儿臣领命!!”

“父皇母后保重龙体,且听儿臣胜利的佳音吧!!”

“呜!!!!”

悠长的汽笛长鸣声响起,由五艘“青龙”级蒸汽战舰打头的舰队,浩浩荡荡地朝着遥远的,充满了希望与未知的东方前行。

接下来数月的时间里,陪伴他们的,便只有那蔚蓝的海水,与初春凄厉的寒风。

“走吧,咱们的孩子也终于走出了他们的第一步了,未来一个崭新的世界在等着他呢,你就别再将他当做尚未长大的孩子了。”

望着渐渐远去的船队,陈玉墨脸上挂着几滴浑浊的眼滴,看得李天养心中心疼不已,连忙安慰道。

李氏父子之间难得的交流,最后两个儿子得到此等惊人消息,便是好久,也没能缓过神来。

从小,李天养对于孩子们的要求便不高,甚至还叮嘱陈玉墨,在孩子们六岁之前不要让他们读书识字,由得他们去疯玩,只要不做伤害、侮辱别人的事情便好。

到得入了学堂之后,李天养与陈玉墨对他们的学业要求并不高,更多要求还是放在了对他们的性格和习惯上,使得几个孩子的性格并不像一般富二代、官二代一般,飞扬跋扈,目中无人等等。

这也影响了团聚在李赟、李琼和李玉祁他们三个孩子身边的一干官员、富户子弟,也算是一件美事。

而后大家的工作也好,恋爱也罢,李天养和陈玉墨同样很少插手,由得他们几个孩子自己折腾,虽然因为孩子们身处的家庭地位不同,早早便开始有了城府,但是这些年里他们过得远比其他孩子要幸福太多。

李天养很少为他们的孩子做出太多安排,只是如今陡然间做出安排来,倒也让两个孩子彷如第一次认识自己这位父亲一般。

“咱们李家,自你们祖父一代起,便已有了自力更生的传统,你们祖父搞出了一个狂鲨帮,虽然做得事情现在看来上不得台面,但是好歹也给你们父亲和叔叔他们留下了一笔宝贵财富。”

“你们父亲我自然不用说了,如今的洪朝基业摆在面前,你们也是看得见的。”

“你们的二叔李天生,现在在澳洲混得风生水起,掌控的地盘其实按照面积来说,不比你们父亲我现在来得少,只是没有咱们的人口多,实力强而已。”

“便是年长你们没多少的三叔李天佑,也自己走出了一条商业之路,在南洋与澳洲之间赚了个富甲天下,那小日子过得极是逍遥。”

“你们这些小辈们,也不能比咱们这些长辈们没出息不是,我的基业只能有一人继承,那么剩下的那一个又该何去何从呢?有没有你们父亲我的勃勃野心,自己出去闯荡一番呢?”

“由此类推,未来若是赟儿后面那一辈,同样有了三四个继承人选,那么除了真正继承皇位的那一个,剩下的人又该怎么办呢?”

“为父不想自己的子孙后代们,最终从一匹傲世原野的丛林之虎,最后在这洗的富贵荣华面前,变成一只只温驯的家猫!”

“所以,在你们两人做出选择之后,为父便会将你们的选择作为日后我李氏永世祖训,任何子孙后代皆要沿此而行。”

“你们,做好了准备了吗?”

李天养很是难得地,此时用一种平等的态度,正色看着两个血脉骨肉,等待着他们回神过来,做出他们的选择。

“…………”

李赟和李玉祁两兄弟,难得地彼此对视一眼,眼神中充满了询问与揣测,最后几乎同一时间同时开口,满是骄傲地回答道:“儿臣准备好了!”

“很好!”

李天养继续询问道:“那你们的选择是什么呢?”

“儿臣愿意出海闯荡,打拼出一片天地来!”

李玉祁这时却是抢先开口,对于皇位继承上,他的胜算其实滨海不高,只是他不想在大兄李赟继位之后,做一个富贵闲王,生死掌握在李赟手中,所以这才不得不想着博上一搏。

如今父皇李天养给出了另外一个选择,那么对于李玉祁来说,从小听着父皇的传奇故事长大,又自觉能力不差的他,自然更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奋斗,打拼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地盘。

“父皇,若是儿臣不能继承您的位置,儿臣也愿意出海打拼,走上您曾经走过的道路!”

李天养之前的言辞里,对于自己这个点太子的态度,却是不见动摇,但是李天养所言日后之帝皇权力,将会大幅度削弱,最后便是自己登上皇位,可日子未必真就比他这落选的皇弟,来得有多幸运。

故此,李赟内心里,反而多出了几分对于弟弟的羡慕,他们兄弟两人最后的选择,或许等到了他们老了之后的某一天,最后心情会调一个个儿来。

“好好好,不愧是我李天养的孩子,有我当年的风范!!”

李天养看着气宇轩昂,做出选择如自己所料的两个儿子,心中充满了骄傲。

“既然你们都做出了选择,那么为父也就不饶圈子了!”

“未来继承我大业的,将会是赟儿你,不会有任何的变动了,所以从今日起,你要放下你手中的工作,开始跟着我到内阁政事堂学习,去学人家和做一位掌权人。”

“玉祁我儿,不要怪父亲我偏心,洪朝是为父一手建立起来的王朝,为父不想它因为你们两兄弟而重新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

听到李天养最后的表态,要说不失望那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想到之前李天养为自己做出的安排,李玉祁又觉得未来并不是那么暗淡。

总有一天,我会让父皇你后悔,你的选择是错误的!

李玉祁如是想着,但是却也欣然接受了这个结果。

“不过你既然做出了第二个选择,那么聪今日开始,玉祁你可以在我洪朝版图中挑选出一万你认为能够帮你的人员。”

“而今官府的不作为,让咱们暴乱规模扩大,到现在咱们却是有了跟官府一战的力量了!”

“只要能够在城外官兵尚未进城对时候,拿下城中知府衙门和守备府这两个中枢位置,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官府便是兵力占优,怕也是难以全力对付咱们队伍。”

谭祺越说越是兴奋,之前大家抱着的不过是引起骚乱之后,能够掩护己方逃出城去,不给官府追剿自己的机会,将池水搅浑的打算。

可现在暴乱一起之后,他们才发现,原来他们一直害怕恐惧的明朝官府,竟然如此无力且无能,看到了胜利曙光的谭祺自然更有干劲儿了。

“哦?可是现在才攻打知府衙门和守备府,是不是有些晚了?”

“这官府官僚们的作风咱们又不是不清楚,不在第一时间发起突袭控制住的话,要么他们这两个地方早已是布满了士兵,难以攻打,要么则是这些官员早已逃之夭夭了!”

陈广元自然希望这次临时发起的暴乱,能够有意外收获,这样自己不但没有了办事不利的罪责,反而还会成为教中功臣,红阳教上下多年来的反叛行动,一朝在自己手中成功,到时候怕是教首韩士进都要刮目相看了。

“咱们总归要去试一试的吧?”

谭祺也清楚,陈广元的担忧不无道理,只是如今占据了西城有了退路之后,谭祺想要做的自然是让这一场暴乱,尽可能朝着成功的方向前进,那么攻打苏州城中这两个核心位置,便成了重中之重。

“好!”。

陈广元大手在桌子上一拍:“这件事情你拿主意便好,不过若是真抓住了咱们的知府大人和守备大人,记得带到我这里来,我要好生招待招待这些大人物们!”

反正造反这种事情已经是跑不了,陈广元此时却是想要看看,曾经高高在上一言便可以决断他们这些反逆之贼的性命。现在若是落到他都手中,他却是要看一看,这些人在生死面前又是何等的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