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在你心里 最终章 最后的最后

作者:方小花书名:鬼在你心里更新时间:2018-09-29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韦一楠与丁当在搜集了所有的资料之后拟定了调查的思路和方向,对于那些让他们的心中存有疑虑的案件,韦一楠和丁当基本上确定了幕后凶手就是**其人,而**的作案动机却叫丁当也好、韦一楠也罢,都觉得有些心有余悸。

**这些年来从未真正的放下过韦一楠,她用自己的方式选择和韦一楠较量,可是每次的较量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利用自己的读者去实验自己写在纸上的杀人手法是否能真的见效,丁当虽然没有说破,韦一楠也没有说出来,可是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大约是**卯足全力的一次比试,然而仍旧那么轻易的被韦一楠识破,甚至还接受了丁当的询问,丁当嘴上不说,但是心里明白,作为女人的**这次一定是放不下的。

丁当将过去所有的涉案案件全部抽了出来,崔和小柯的案子以小柯的死、崔的离开而告终,崔在离开之前韦一楠曾和崔聊过,如果不是因为小柯爱崔,崔根本就没办法杀死小柯,对于崔和**来说,这场谋杀是失败的,一如温心谋杀程灏的方法也是失败的是一样的。

丁当念叨着“崔”的名字,在纸上写下了崔,拉出自己工作上用的通讯软件,给档案管理的人发了一条消息:有没有崔现在的联系方式,可以给我一个吗?

对方很快给丁当回复了一条:好的。

不多时,一个excel表格就被传了过来,丁当先在电脑的桌面上建了一个“崔”的文件夹,将这个excel表格拖了进去,然后在纸上写道:联系崔。而后,丁当又翻阅了董大凯的案子,这桩案子里董大凯的前妻孙珍珍被自己小三上位的妻子柳秦月间接害死之后,董大凯的儿子董岳文装神弄鬼的吓死了自己的后妈孙珍珍,在这件事情上,丁当没办法直接去和董岳文联系,但是董岳文的心理状态是有待评估的,这一点上或许罗伟铭可以提供一些帮助,于是丁当又在电脑的屏幕上建立了董岳文这个文件夹。

接下来方强的案子中,被害人方强和嫌疑人邓敏都已经在案件中过世了……丁当靠在电脑上思忖了半晌,又坐直了身子,从自己手中的资料里找到了邓敏家人的联系方式,她依稀记得邓敏的所有遗物最终都是被她的家人拿走的,或许在其中能找到一些涉案的线索,丁当又在电脑上建立了邓敏这个文件夹。

接下来是借尸还魂杀害了目无王法的富二代小开宋杰的案子,凶手何丽丽借党星晨的手完成了这桩杀人案,而且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和证据,可是在韦一楠和丁当经历了那么多的暗示杀人的案件调查后,关于这个案子,二人已经累积了不少经验,最终将何丽丽与党星晨绳之以法,这个案子的刑期已经下来了,两人都被判了无期徒刑,这意味着丁当只要去看守所和何丽丽聊一聊,或许就有不错的收获。丁当在电脑的桌面上再次设置了“何丽丽”这个文件夹。

再往后就是最近的一起范青案了,范青案中范青的老公陈跃东和自己的前任付菁菁二人交换杀人,这个案子里所牵扯的内容比较复杂,很难说这个案子到底是谁在主导,是付菁菁?还是陈跃东……丁当闭上眼睛回想这个案子发生的前前后后所有的细节,最后还是觉得一头雾水,她坐直了身子在电脑上也写了范青案的文件夹,最后坐直了身子看着电脑桌面上已经做好的准备工作,这四个空空的文件夹现在需要丁当的调查去填满,而韦一楠则会从张楠楠案下手,从林晓的身上寻求突破口。

除此之外……韦一楠觉得今天**的钱来再无功而返,很可能刺激**会做出什么不寻常的举动,他一早回了警局就叫人盯着**去了,这会儿天色渐晚,韦一楠接到了自己同事的电话,电话里汇报说:“这个人根本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她一直在咖啡店开着电脑应该是在写东西。我们还要继续盯着吗?”

“连续盯梢三天吧!”韦一楠想了想,下达了这个命令,压掉了电话之后,他看了看自己手里林晓的笔记本,再想起白天找到的那个网站,他快速的输入了网站的域名,以林晓的名义登陆到了进去,他进去的时候看见**的头像还是亮的,但是几乎就是同一时间,**的头像就暗了下去,而这个聊天室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说话,左侧的列表上也没有一个在线的人,韦一楠找到了技术部的技术支持,将这些id的登陆ip从服务器里面一个一个的调阅了出来,最后发现这些这些id都是那些曾经涉及到丁当和自己怀疑的那些心理暗示的案子里的人所拥有的,也就是说,这些id的主人如今不是死了,就是已经被关入了监狱。

丁当敲了敲门,韦一楠抬起头看见她朝着自己走了过来,看着丁当已经开始显怀的身体,韦一楠一个激灵看了一眼时间,“呀!都这么晚了,”他说着这话站起身拎起了自己的外套,顺手关掉了电脑,“回去吧?”

“啊?”丁当不悦的叫了一声,“我只是过来给你汇报个工作的!”

“回家了!”韦一楠揉了一下丁当的头,将她揽在自己的怀里,丁当仰着头嘟着嘴看着韦一楠,满面的不悦表情,“韦警官,这样子我没法好好的和你说工作了!”

“回家说也是一样的!”韦一楠说道,已经将丁当拎出了屋子,带她去办公室拿了自己的东西,韦一楠俯下身子帮丁当将电脑关了,然后带着她离开了警局。在从警局回到家里的路上,丁当将自己的发现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韦一楠,“我发现**可能牵扯的案件一共有五起,其中崔和小柯的案子,董家的案子,方强的案子和何丽丽的案子都有明显的作案人,所以我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几个案子中,**分别是与崔、董岳文、邓敏和何丽丽存在联系,但是范青案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了,这个案子里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错综复杂的,很难讲到底是谁直接和**存在联系?你那边有什么新的发现吗?”℃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我已经调查过整个聊天室所有的人了,所有的id和你预料的相似,基本上就是这几个人的,还有几个人因为暂时没有涉及到任何案件中,我暂时也没有调查到他们的身份信息。但是我在想这个聊天室到底是透过什么方式让**的读者知道的呢?”韦一楠问道,**的书他都没有看过,基本上都是在听丁当转述,丁当靠在椅背上问韦一楠,“会不会是加qq之后,**告诉她的读者的?”

“这个不可能的!”韦一楠说道,“你也加了qq,你觉得你要是给**说,**,我要杀人,我看了你的小说,觉得上面的法子特别的好用不如我试试看到底能不能杀人吧?”

“呃……”丁当觉得这个画面有点太过荒诞可笑了,“这样说来的话好像也和**没什么关系。”

“嗯!”韦一楠点了点头,他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也替自己捏了把汗,总觉得**太容易开罪了,根本就没有板上钉钉的证据来证明是**暗示这些凶手去实行和操作杀人的。他思忖了片刻问丁当:“董岳文好像没有出现在这个聊天室里面,我觉得这是一个突破口,找找看董岳文和**之间应该存在的联系吧?”

“嗯!”丁当点点头,“董岳文那边的事情我想去找找罗医生,他和董家走的比较近,也不太容易引起董家的抵触心理。”

“嗯,”韦一楠点点头,“崔那边我去联系一下吧,一个案子一个案子的处理,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什么线索,最好是温心能给罗伟铭回话,我们也就可以证实自己的判断到底是不是对的。”

丁当和韦一楠在车里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这个案子分析了一遍,虽然说困难重重,但是还不至于达到没办法下手的地步,丁当差不多的理出了一个顺序来确定案子调查的方向,她的血液都因为这个神秘的调查而有些沸腾了。

晚些时候,韦一楠将车开到了家,从倒车镜上看见了一直在自己身后跟着的那辆车,他熄火停好车之后看着倒车镜给丁当说,“你先上去。”

“怎么了?”丁当不解的看着韦一楠,注意到他的目光一直在倒车镜上盯着,虽然丁当不认识**的车,但是还是能从这种感觉中推测出**一直在跟着韦一楠,“是**?”

“你先上去,我和她聊一会儿。”韦一楠点了点头。

“你说,要是你牺牲色相,卧底在她的身边,会不会比较快的找到线索啊?”丁当的天马行动叫韦一楠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就这么点案子,我还得牺牲色相,我就那么没用吗?”他说着推了一下丁当的脑袋,“上去吧,刚才我登陆聊天室的时候看见她还在线,一瞬间就下线了,应该是已经察觉到我们在调查她的事情了。”

“哦!”丁当悻悻的应了一声,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准备下车的时候忽然又扭过头去把韦一楠的脖子揽到自己面前,绵长的吻了一下,然后面上带着俏皮的笑容推开了车门,她俯下身子对韦一楠说:“早点回来。”

韦一楠笑着对丁当点了点头,目送着丁当走远了,他面上温柔的笑意敛了起来,变得生冷而僵硬,他下车朝着自己身后停着的那辆车走去,伸出手敲了敲车窗门,静待车窗门缓缓摇下,**靠在驾驶位上看着面前的韦一楠,面上带着洞察的笑意,“我还以为韦警官只顾着自己的娇妻,没注意到我呢!”她说着歪着脑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座位问韦一楠,“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你还开着车呢,”韦一楠说道。

**咧嘴笑道,微微的挑了挑眉,“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真的不敢相信没有情商的韦一楠竟然会真的爱一个人,我调查过她……”她说这话的时候,韦一楠的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算不上豪门吧,不过家世煊赫,是个在公安系统上说的上话的人,你娶她真的是因为你爱她吗?”

“没什么事儿早点回去吧,夜路走过了,小心真的有鬼。”韦一楠知道**跟踪自己十之**和**发现自己在调查他有关系,韦一楠也知道**这么多年恐怕对自己始终未能放下,也知道这种未能放下未必是因为爱情,更可能的是**的自尊心作祟。他不想和她说太多,不想让她对自己有一丁点的误解,更加不想让丁当对自己有任何一点怀疑。

“韦警官支开自己的老婆,就为了和我说这句话的?”**问道,自信自己对韦一楠来说还是十分重要的人,韦一楠看着**平静的说道,“我没有支开她。”

“韦警官,”**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韦一楠的眼睛,就像是企图抓住他,“如果有人问我,他杀了人,知道自己的罪行已经无处遁形了,现在警方的人正在调查他、追捕他,破坏了他完美杀人的计划,那么他该怎么办?你猜我会怎么回答。”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满面带着笑意,表情透一种得意。

“你说什么?”韦一楠的心被一揪,丁当将所有的案件罗列了出来,但是唯独没有张正杀人的那桩案子,在那个案件中,丁当受到了劫持,几乎命悬一线,此刻**和韦一楠说这番话,绝对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这叫韦一楠心头一揪,一手捶打着了**的车门上,他冷峻的表情终于开始有所动容了。

“真的不一起去喝两杯吗?”**问道。

“**,”韦一楠看着**很凝重的说道,“没人能逃得出法律的制裁。”

“韦警官,”**嘲讽似的反问道,“别人不知道,你应该心里清楚,法律不过是统治阶级治理国家的工具而已,为的是加强统治阶级的中央集权,用这种东西来宣扬给人们说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不觉得可笑吗?”

“有规则的游戏,才是好玩的游戏。如果没了规则,输赢就没有任何意义了。”韦一楠扔下这话,准备转身就走,**在他的身后急匆匆的喊道,“韦一楠!你不准走!”

韦一楠没有停住他的脚步,大步的往前走,刚才**的那番话是在威胁韦一楠她可能会对丁当不利,可是韦一楠认识的**并不是一个能牺牲的了自己的骄傲去违反规则的人,她所作的一切其实是在遵守规则的前提下去践踏这个社会存在的规则,**是怎么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韦一楠真的无从得知,而他也不想和她重温旧梦,与其浪费时间和**在酒吧里说点有的没的,不及和看着丁当在自己眼前,哪怕什么都不做就很好。

关于张正的那个案子也和**有关系的事情,韦一楠并没有和丁当提起过,这些事情他打算自己去处理。而丁当也将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了罗伟铭那边,她想通过罗伟铭了解一下关于董家的事情,罗伟铭对丁当说:“别看董大凯什么都不说,但其实他心里清楚的很,不论是柳秦月谋害孙珍珍还是自己的儿子谋害柳秦月,他都很清楚。他也知道如果放任自己的儿子不管,那么董岳文长大了到底是什么状态,没人能说的清楚。所以现在的董岳文正在积极接受心理辅导类的治疗,虽然主治医生不是我,但是因为之前孙珍珍的关系,我还是偶尔会关注一下进展的。”

“你和温心呢?联系到了吗?”丁当问道。

罗伟铭摇了摇头,“发去的邮件基本上都石沉大海了,没有一点点的回音。”

“温心出国之后联系过你吗?”丁当问起,觉得温心这个女人的心也太狠了,她和韦一楠在崔和小柯的案件之后因为重新检阅了温心案,最终发现温心和程灏真的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妹,丁当真的很想知道程灏死的时候是不是也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韦一楠说那个聊天室以前是个论坛,用来记录程灏一个人的心理状态,温心一定知道事实的真相,并且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了,那么多年前的东西,早就从服务器上删除了。

罗伟铭摇了摇头,想起这么多年来温心从来没有联系过自己一次,或许温心早就将罗伟铭忘记了,只是罗伟铭始终不曾放下,他的心情从表情中体现了出来,丁当的心情不自觉地也跟着沉重了起来,罗伟铭与温心或许就和韦一楠与**一样,一个念念不忘,另一个却早就抛诸脑后了,可是很快的,另外一个想法又萌生了出来,韦一楠和**与罗伟铭和温心还是不太一样,丁当问罗伟铭:“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温心已经……”她说到这里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但是这话已经被罗伟铭理解了,“你是想说,温心会不会已经死了?”

丁当点了点头。

罗伟铭沉默了半晌,“应该不会吧。”他尽量让自己笑出来,看起来一切都很平静的样子,可是他的眼底流露出的却是一种惊惧和害怕。从罗伟铭的诊所离开之后,丁当就给韦一楠打了一通电话,电话里简单的说了一下今天来罗伟铭这边的收获,起先丁当是想叫罗伟铭给自己约一个时间见一见董岳文的,哪怕只是暗中观察也好,但是聊到了温心的问题之后,丁当就再也没有心情提起这种事情了,她所想的全部都只是如何能找到温心。

丁当向韦一楠陈述了整件事情和自己的看法之后,韦一楠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我调查一下当年的出入境的名单,确定一下温心的去向。”

“好的!”丁当说道,急匆匆的上了车,“我现在回警局和你会和。”

“丁当,”韦一楠的心中在这一刹那闪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想起昨晚**和自己说过的那番话,莫名的忐忑了起来,他这一叫还吓了丁当一跳,丁当不解的问道:“啊?”

“注意安全。”韦一楠说道。

“师父,你怎么啦?”丁当笑了出来,“我马上就回去了!”她说罢就压掉了电话,电话那头的韦一楠听见电话这头传来的嘟嘟声莫名的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他希望自己对**的判断是正确的,她的骄傲不允许她对丁当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来。以前的丁当,韦一楠可能还不会这么担心,可是现在的丁当怀着身孕,如果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韦一楠不敢再想下去了,只得开始调查温心的事情,其实温心的事情很好查,只要看一下当年的出入境的记录就首先可以确定温心是否真的去了国外。

这不查不要紧,一查韦一楠就吃了不小的一惊,温心非但是没有出入境的记录,最近的几年内甚至连做飞机的记录都没有,在火车票改制之后,坐火车的记录也没有!也就是说,这个人虽然没有出国,但是却人间蒸发了。

韦一楠查了一天,得到了这个结论,给丁当办公室的座机打了一个电话,那头却迟迟没有人接,韦一楠又给丁当的手机打过去,对方没有任何信号……韦一楠这下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不住了,弹起来朝着丁当的办公室就过去了,可是丁当的办公室里空无一人,根本就没有她回来过的样子。

韦一楠立刻给罗伟铭打了一个电话,对方接起来他就问道,“丁当还在你那里不?”

“不在啊,怎么了?”罗伟铭问完怎么了之后就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丁当不会失踪了吧?”

“我担心她会被**挟持!”韦一楠说道,“她从你那边离开过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我下午在忙着调查温心的事情,所以没顾得上她。”他说道这里,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温心的事儿,“对了,我怀疑温心可能已经死了,我建议你去他家的看一看?”

“那丁当呢?”罗伟铭焦急的问道。

“我去找!”韦一楠说罢压掉了电话,赶紧给一直在跟着**的警方人员打了一个电话,警方的人说自己在半天以前将**跟丢了,时间点和丁当失踪的时间点刚好吻合,他难以控制自己脾气的大声吼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我们正在找!”对方说道。

“找到了吗?”韦一楠问道。

“还……还没有,正在找。”对方说道,韦一楠问明白了对方确切的位置和寻找丁当的思路之后就立刻赶往对方的所在地,路上韦一楠试图给**打个电话却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的电话号码,他只得再给吕媛打个电话叫吕媛定位**现在的地方,吕媛很快回话说从电信局调出来的**的电话也已经处在没有讯号的状态中了,两个人同时没有信号,在一起的可能性非常大,看来**是吸取了张正挟持丁当的教训,在这方面做的更加稳妥了一些。

警方的人在得知丁当和**一起失踪的消息之后,加速了自己全城搜捕**的调查进展,从全城所有的监控视频中找到**的那辆车,然后定位她此刻可能在的地方。韦一楠调动了所有的刑警去已经定位的地放附近寻找**的那辆车,这个行动一致持续到了深夜,月上柳梢头的时候。

罗伟铭在这个时候又将电话打了回来,询问韦一楠丁当的情况,韦一楠反问起,“温心找到了吗?”

“找到了……”罗伟铭的声音很低沉,“你们说的对,我真的是太迟钝了!”他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这叫韦一楠有些吃惊,“你不会是找到尸体了吧?”

“是!”罗伟铭说道。

“这怎么可能?”韦一楠不解的问道。

“就在她家的冰箱里……”罗伟铭说道,语气听不出来带着什么感情,说罢这话长长的叹了口气,似乎是在竭力的遏制住自己起伏的情绪,最终趋于平稳的和韦一楠详叙自己找道温心的过程。罗伟铭在接到了韦一楠的电话之后,就立刻朝着温心原先的住址赶了过来,他身上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带着一把备用钥匙的,用不确定的心情,罗伟铭将这扇门打开了,屋子里满是厚厚的灰尘,看不出来有任何人住过的痕迹,但是屋子里还有电、有水,甚至从微微有些裂缝的实木家具上推断出应该在冬天的时候也有暖气……在罗伟铭还在沉思的时候,他听见冰箱响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跟前,拉开门,他就看到了那张让他日夜思念,魂牵梦绕的脸。

韦一楠调集了一队人马立刻去温心的家中收集证据,而自己则在继续指挥寻找丁当的那一队人马找到了**的那辆车,在确定了**所在的楼层之后,警务人员一层一层的寻找蛛丝马迹。韦一楠叫人调查了这栋楼里面所有的住宅,看看有没有在**名下的,然而遗憾的是没有一栋是**的房,而挨家挨户的敲门也并不现实,如果真的是**挟持了丁当,她不可能来开门的。

“韦总,现在怎么办?”有一个下属来问道。

韦一楠沉默了半晌,然后抬手看了看手机,多希望此时此刻丁当能接到自己的电话,或者至少能让电话响起来,他们就能知道到底丁当被关在什么地方了。想到这里的韦一楠灵光一闪,看着自己的手机慢慢的在各个屋子前后移动,知道自己的手机也没有收讯信号之后,立刻叫警方的人将门打开。

韦一楠一进门先看见的不是丁当,而是倒在血泊里的**,她选择了割腕自杀的方式身体已经失去了温度,韦一楠冲过去试探了她的脉搏发现无药可救的时候,他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也是一片黑暗,他所担心的全部就是丁当的下落,**对自己尚且能狠得下心,她会怎么对丁当简直无法想象。

他为什么就没有去陪她喝那杯酒呢?

韦一楠的眉头紧紧的攒在一起。

“韦总!”一个警务人员叫道。

“什么?”韦一楠回过头去看着那人,那人指了指正在沙发上躺着,被人绑住了手脚已经晕过去的丁当,韦一楠立刻冲过去,抱住丁当,当感受到丁当的体温从她的身上传来的时候,他的心才有种落地的踏实之感。

不久之后,丁当从医院中转醒,向韦一楠叙述了自己在失踪之后发生的事情。**已经完全知道了丁当的调查进展,只要找到温心就不难发现温心其实已经死了,要调查温心的死因那就不难调查到**的身上,迟早她要接受审判,而这并不是她的初衷。她只想要赢一次,而这种想赢的心里却最终将她推上了绝路。

所有的事情如同丁当和韦一楠猜测的一般,**在当年出国之后发现自己还是没能比得过韦一楠,这种不服输的精神萦绕了自己其后的数年生活,知道温心找到了**,温心将自己如何利用**小说杀人的方法告诉了**,**忽然觉得自己有把握赢一次韦一楠了,**和温心商讨了很多关于心理暗示杀人的细节,但是这个时候温心意识到如果程灏不是爱自己,又怎么可能选择自杀,在韦一楠戳破了这点之后,温心就崩溃了,为了不过早的暴露自己,**将温心杀害了,并且伪装成了要出国的样子,和罗伟铭最后往来了几封邮件。

再往后的事情就和韦一楠与丁当先前预料的一样了,她一步步的将自己逼上了绝望的深渊,而自己的对手却对此浑然不知。对**身上所发生的一切,丁当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评价,而对于他们过往这么多年在追查的案子,却总算是有了一个可喜可贺的结果。

罗伟铭并不是他们追查的那个凶手,这件事情叫丁当松了口气,罗伟铭之所以会每次都和案子牵扯到一起去,完全是因为当年他是温心的心理医生的缘故。如今得知了温心之死,只怕罗伟铭还得再单身很长一段时间了。

丁当原本想用一些时间,将自己在电脑桌面上建立起来的四个文件夹填满,可是很快的,就到了自己的预产期,这件事情也就被渐渐的忘记了。**案耗费了**一生的心血,甚至堵上了**全部的性命,可是于丁当和韦一楠而言,这不过只是自己这一生中办过的诸多复杂案件中的一起罢了。

若非心中有鬼,又怎么会苦于世间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