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武装 第四十四章 后手

作者:缘分0书名:无尽武装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第58小时。

陆虎车在道路上飞奔,法拉利在后面跟随。

可惜的是,那个帕罗已经不在了。

“现在可以说说你的问题了吧?”温柔突然道。

“什么?”沈奕装糊涂。

他正在忙着给自己换衣服。

把原来的脏衣服扔掉,重新换上一套新的阿玛尼的服装。

随手又打开得自金尼尔和另外一个变种人的两个箱子。

只是看了一眼,沈奕就愤怒的扔给金刚:“晦气,金尼尔的这个除了一颗能量珠,竟然只有一捆黄色炸药,反到是那个一级变种人出了三捆黄色炸药,便宜你了。”

金刚呵呵傻笑起来,毫不客气的把能量珠用掉,能量提升到210点。

温柔瞪着他:“别转移话题,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在棕榈林里杀死那个冒险者的手法,还有你怎么看破寇特华格纳的瞬移方向的?”

“啊,这个问题么……”沈奕刹有其事的点点头,他想了想说:“属于收费回答。”

温柔大叫着举起鞭子做势要抽沈奕,沈奕大叫道:“ok,ok,我回答。我开启天赋了。”

所有人同时看向沈奕。

金刚猛砸方向盘:“我早该想到的,你是进入了天赋苏醒期的。不过你是什么天赋,怎么能做到那样的?”

沈奕这才把自己的天赋特性说了一下,金刚洪浪等人听的啧啧称奇。

洪浪咧着嘴笑:“知道你小子脑子好,连开启的天赋都和脑子有关。那么说你可以瞬间看到,记录并且学习很多东西了?所以你能象那个北区的家伙那样去战斗?”

沈奕立刻回答:“那不仅仅是行为复制那么简单,还必须通过不断的战斗去苦练,掌握和完善,我才刚刚开始,我的攻击只是看上去花哨,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伤害威力,完全是靠了武器的效果。”

温柔问:“那你是怎么看破寇特华格纳的移动的?”

沈奕耸了耸肩:“这就得感谢精密天赋给予我的细节掌握能力了,他对他行动的观察效果远超过他的想象。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不该和我一对一作战。”

“一对一难道不是对你不利吗?”

“恰恰相反,是对他不利。”沈奕笑道:“别忘了这个家伙的能力是什么。他能够自由移动到任何角落去,对他来说对付一个人和对付四个人并没有什么区别,他才不用在乎他面对多少敌人呢。当他同时攻击我们四个人时,谁也不知道他的下一个攻击目标是谁,所以我根本没可能去预测的他下个移动位置。但是当他对付我一个人时,就不一样了。”

温柔眼中一亮,大叫起来:“他要对付你,那么无论他怎么跳来跳去,都不可能离开你身边,是这样吗?”

沈奕嘿嘿一笑:“没错,这无形中已经束缚了他的移动位置。别忘了我当时还坐在车里,这就进一步局限了他的移动位置。”

“可即使这样你还是没道理能掌握他的每一次移动啊,尤其是最后他都跳出车了。”

沈奕冲着温柔眨眨眼:“哦,那就取决于另一个问题了。要知道移形术只能移动到自己可以看到的地方。”

在x战警的第二部里,x教授被史崔克劫持,要杀死所有变种人。正是寇特华格纳运用移形术把自己传送到铁门之后,把教授救了出来。在他救人的过程中,他曾经说过,他的瞬移必须是自己能够看到的地方,否则很有可能把自己传送到墙里去。

尽管那一次,他毅然冒险冲进了自己看不到的门后,但那毕竟是经过计算后的冒险行为。

平时的作战,寇特华格纳绝不可能也这样干。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沈奕要想知道寇特华格纳的下一个瞬移位置,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捕捉对方眼神。

还是在很小的时候,沈奕曾经和青青做过一个猜拳游戏。由青青将一枚铜板放置在手心中,然后由沈奕来猜测她放在了哪只手里。

就是在那个时候,细心的沈奕发现,青青每一次从背后把两只手伸出来时,都会习惯性的看一眼那藏钱的手。通过对这个眼神的捕捉,沈奕创下了猜硬币百发百中的记录。

不过这种眼神捕捉的方法,只对孩子有用,成年人更擅于隐藏自己的眼神。

可是寇特华格纳不行。

他每移动一处地方,必须要保证该处在自己的视野范围之内,这已经是一种本能习惯,否则胡乱移动,将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危害。

当然,人的视野非常宽广,一个眼神,所可以容纳的距离范围是大不相同的,光凭这个就想预测到寇特华格纳的移动点是不可能的。

但由于寇特华格纳和沈奕一对一,就只可能在沈奕身边出现,所以他的瞬移位置立刻变得极为局限,因此沈奕很轻易的就能得出寇特华格纳最可能瞬移到的位置,并迅速做出反应。

至于说最后用车撞飞寇特华格纳,则更是加上了对心理的分析。

三次移动被沈奕准确捕捉到,使得寇特华格纳信心大失,沈奕吃准了他的心态,再加上自己的前方是车窗挡风玻璃,寇特华格纳无理由移动那个位置攻击自己,因此沈奕知道他一定是想跑。

很多事情看上去离奇,说穿了其实不值一文。

听到沈奕的答案,所有人都翻起了白眼。

在激烈的战斗中捕捉对方的眼神,这种事说起来简单,却也只有开启精密天赋的沈奕感觉轻松吧?

洪浪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奕:“这么说……你不但观察能力很强,你甚至可以把你先前看到的记忆象倒带一样倒回去重新看,而且是从各种角度?”

沈奕点点头。

“那你能不能看到你视野里根本未曾出现过的东西?”

“还没试过不能确定。”

洪浪连忙问:“比如你在一个房间里,我在另一个房间里,你能看到我那个房间里发生的事吗?”

沈奕回答:“我估计是不能的。”

洪浪松了口气:“那是最好不过,不然老子就没**了。”

“不过象现在这样我坐后排,你坐前排的时候,即使不用三维记忆,我也能看到一些我本来可能看不到的东西,比如……”

“比如什么?”

“你的裤子拉链开了。”

洪浪低头一看,怪叫一声,匆忙地把自己裤子拉链拉上。

车上所有人同时发出大声的暴笑。

笑声传到后方开车的薇娜耳中。

她的脸色阴沉。

突然间她把车子加速,过驶陆虎,将法拉利停在了路中间,挡住去路。

金刚一个急刹车,险险撞上对方。

“喂,婆娘,你干什么呢?”洪浪大叫起来。

沈奕拍拍洪浪的肩膀,轻声说:“他们才死了个同伴,我们却在大声的欢笑……得学会理解对方。”

—————————

薇娜一推车门走了出来。

她冰冷的眼神死死盯着沈奕道:“如果我向你提议,合作到此为止,你不会感到惊讶对吗?”

沈奕叹了口气从车里走出,来到薇娜的身前,他说:“我知道刚才的事是我们不对,对于帕罗的死,我也感到难过……”

“你根本就不在乎!”薇娜大声叫道:“别用这种假惺惺的口气跟我说话。对你来说我们不过是一群可以利用的人!”

沈奕看看薇娜,这位金发美女因为愤怒而使得胸膛不停的起伏,层峦叠起,性感动人。

想了想,沈奕点头:“你知道谎言是人类的一种交流工具,它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许多事而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有时候人们会沉浸在欺骗对手的感觉中,并为此洋洋得意。但谎言同时也是一把双锋刃,当谎言用于对待自己人的时候,它就会反过来伤害到我们自己。幸好你及时提醒了我,我刚才的确撒了谎……我并不为他的死感到难过。”

“因为你从没把他或者说把我们当成是朋友?”

“不。”出乎薇娜意料的,沈奕很认真的摇头:“我不否认在起初我对你们只有利用的心思,尽管我认为这是公平的,因为我给了你们回报,但我的确没有把你们看成是朋友,但那是过去。你知道人之所以是人,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能够理性的看待事物,同样也因为我们是有感情的。在相识,相处,还有一起战斗的过程中,彼此会渐渐熟悉,慢慢了解,产生友谊,甚至爱情,最终由陌生人变成好朋友。”

“你是说你已经把我们当成好朋友了?”薇娜难以置信的问。

“或许还没到那步,但至少不再是需要彼此戒备的对手了,不是吗?”沈奕反问。

薇娜无言。

沈奕这才继续道:“对于帕罗的死,我感到惋惜而不难过,不是因为我没有把他当成朋友,而是因为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品味痛苦,伤心和难过这种种负面情绪。人类的矛盾在于,一方面我们受到感情的支配,一方面我们又受到理性的支配。在我们原来的世界,感性往往是大于理性的。但是在这里,必须反过来。不管我们为战友的死亡多么难过,我们都必须明白……那是我们最后的归宿。”

“最后的归宿?”薇娜怔怔地看着沈奕。

沈奕点点头:“是的,这就是在这里的每一个人的最后命运,唯一的区别只在于谁能走得更远一些。所以我们没有时间去为谁伤心难过,也没有那个必要。因为早晚有一天,我们自己也会死。在这里,每一个冒险者,自私的人会选择只对自己负责,好一些的会选择对活人负责,只有短命鬼才会选择连死人也要负责。帕罗死了,他不能也不该影响这里的任何一个人。所以我不会为他难过。如果你不接受这个答案,依然坚持要离开的话……我不会阻拦你。”

说着沈奕后退了几步,靠在陆虎车上,静静的看着薇娜。

薇娜的眼神中一时有些迷茫。

她显然是在犹豫。

就在这时,莱克大步从车里出来,沈奕眉头一皱,知道不好。

果然,莱克大声道:“薇娜,别听他的,他只是想继续让我们给他卖命而已,我们不用理他们。”

“卖命?”洪浪瞪着大眼怪叫起来:“你们这帮美国杂种,想要杀戮值的时候靠着我们,现在碰到麻烦了就想把我们甩了?当初跟着我们混经验的时候怎么他妈的不说你们不能奉陪的?真他妈一群养不熟的狼。”

该死!

沈奕恨不得给多嘴的洪浪一拳。

果然,洪浪的话让薇娜的脸色微微变色,她冷笑起来:“哦,是么?在你们眼里我们就是跟在你们屁股后面的狗吗?莱克说得对,我们的确没必要继续合作下去,因为我们可没有当狗的觉悟。沈奕你说得也没错,在血腥都市的世界,人的理性应该大于感性的,不是吗?万磁王追的是你们,不是我们!那个隐藏任务也是你的,和我们没关系。只要和你们分开,我们就没有危险了。人总是要做出符合自己利益选择的不是吗?我们之间的交情还没到生死与共的地步,更没必要为你的利益去出生入死!”

洪浪正要继续反驳,沈奕大叫起来:“够了!都不要吵!”

他狠狠瞪了洪浪一眼,洪浪这才立刻闭嘴。温柔凑过来低声对洪浪说:“你这笨蛋,实话不是你这么说的,你把他们惹毛了。”

洪浪翻着白眼装没听见。

沈奕叹了口气,扬扬手说:“好吧,恭喜你薇娜,你从愤怒中平静了下来,从感性进入了理性。愤怒的时候你要离开,冷静的时候你也要离开。刚才我解决了那个愤怒中的你,现在我又要去说服一个冷静的你了,是这样吗?”

薇娜晃了晃身体:“没错,尽管原因不同,但结果都一样。我刚才表现得可能象个孩子,竟然因为你们的笑声而决定离开,但现在想想这决定本身对我们还是有很大好处的,不是吗?”

“的确,不过我怕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们走不了。”

费勒也从车里跳了出来:“打算动手吗?”

“你们不是对手……”洪浪刚开口,就被金刚一把堵住,沈奕回头指指洪浪:“以后我和人谈话你不许开口,不然金刚你就敲掉他满口的牙。”

“乐于遵命。”金刚笑呵呵道,狠狠给了洪浪一拳。

回过头,沈奕说:“我不会和你们动手,如果你们要离开,我们也不会武力阻拦。我只是想在你们离开前告诉你们一件事,等你们听过后再做决定也不迟。”

薇娜一楞,莱克和费勒已经同时大叫起来:“别听这个家伙的,我们现在就走。”

“只是听听而已。”薇娜连忙说。

莱克叫道:“听过之后也许我们就走不了了!那个家伙很狡猾。”

薇娜看向沈奕,沈奕的嘴角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显然丝毫不以为意。

他知道,他们会听自己说的。

毕竟在和自己合作的这段时间里,虽然他们没捞什么好处,却也没吃什么亏。

薇娜叹了口气:“其实你们也是想听听他说什么的,对吗?”

莱克和费勒同时低头。

“那么好吧,你到底想说什么?”薇娜问。

沈奕立刻道:“如果你们现在离开,我敢保证,在接下来的十五个小时内,如果不是西区落到最后一名,全员抹杀,那就是你们重新进入抹杀名单,全员皆杀。”

—————————

说到危言耸听的能力,沈奕自夸第二,还真没人敢称第一。

这句话令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薇娜死死盯着沈奕,微咬下唇:“告诉我为什么。因为你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很无能?没有你们就无法再去猎杀变种人?”

“不。”沈奕摇摇头:“是因为其他人的速度将会提升,大幅度提升。”

薇娜一楞,沈奕已经快速道:“竞争对手有时候未必只能是对手,同样可以做朋友,比如你们;当我们面临危机的时候,换个角度去思考,有时候会得到意想不到的发现。”

薇娜皱起眉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还有十多个小时,竞赛任务就要结束。相信现在有很多人非常着急。和任务刚开始的时候不同,那个时候大家还都有时间赶上去,一些惹不起的人物也不会去招惹。可是随着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一些啃不动的硬骨头只怕也是必须要啃了。唯一的问题是,即使是这些硬骨头,他们也同样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纽约很大,不是吗?”

说到这,沈奕笑道:“那么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给了他们消息,比如……我知道万磁王将在什么时候出现在什么地点,你们说,后果将是什么?”

薇娜等人的脸色齐变。

沈奕已经快速道:“南区的人肯定全部过来,他们现在是最后一名。和我们不一样,他们不怕对付万磁王,不怕对付他的一大群手下,横竖是死,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北区肯定会有部分人过来。他们现在有21名冒险者,区域排名第2,如果这种现象不发生变化,那么当任务结束时,将会有11人被抹杀。如果这批人不想面对这种局面,他们也得来冒险。西区还有17个人,却只有五个人有资格活着,而站在我面前的就有三个。换句话说,还有12个人也没得选择。他们也必须过来。最后就是东区,所有在抹杀名单里的冒险者,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对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一些不在抹杀名单里的冒险者说不定也会过来,因为他们很清楚,名单随时都在变化,排名在自己之后的人随时可能取代自己。总之,只要我一句话,我可以把这个世界里绝大部分的冒险者全部拉到我身边和我一起对抗万磁王和他的手下,让他们成为我的炮灰,我的士兵!当然,后果就是排行榜将因此出现巨大的变数,没有人能知道那会是怎样的变化。但对于将死的人来说,这又有什么区别呢?你见过溺水的人吗?人们在溺水的时候会拼命挣扎,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那东西能不能救他们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不会错过任何生存机会。而从概率上说,我呼叫援兵后活下来的机会,绝对比不叫援兵活下来的机会要大得多。对我,对其他人而言,都是如此……”

薇娜莱克等人同时脸上变色。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你这个混蛋!”莱克大叫起来。

“你不可能通知得到他们。”薇娜叫道:“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哪!”

沈奕随手拿出扩音道具:“瞧,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命运让我们得到了这个看上去没什么用的小东西,但现在它成了我们的救命稻草,那些竞赛对手竟然成了我们的援兵,这很可笑,却很真实。”

薇娜等人面如死灰。

费勒怪叫起来:“我真想现在就宰了你这个混蛋!你想害死我们吗?”

沈奕冷笑:“哦,是吗?你们好象忘了我们在这里是来干什么的。我们是来猎杀变种人而不是被变种人猎杀的!我们看到他们应该是象狼一样扑上去,而不是象狗一样跑开!你们好象忘了争夺杀戮值是每个人都在渴望的事。只要任何人得到机会都不会错过。你们自己害怕了,却还想让别人也害怕吗?不,那是非常天真的想法。知道什么人最害怕变革?利益的既得者。你们就是这样,你们害怕变化,却忽略了竞赛任务的本质就是你追我赶。你们自己想要停下前进的脚步那是你们的问题,怪不到任何人的头上,也怪不到我的头上。我只是接受了我的命运,做出了符合我利益的选择,剩下的就看天意!”

莱克跳着脚指着沈奕大叫起来:“我就知道不该听这个混蛋的!不该听他说话的,他把我们全都利用了!他是个魔鬼!他把我们所有人都算计进去了。好处是他得,困难却由我们来给他顶。上次救他的伙伴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将要被抹杀的人要给他顶灾,不会被抹杀的人也要给他顶灾!这个混蛋,他惹出了麻烦领了任务却要我们来帮他完成,什么好处都没我们的,是他一手导演了这一切!”

“不,是你导演了这一切。”沈奕大声道:“如果刚才你们不决定离开,这本来可以成为一次美好的合作。变种人追杀我们,我们不用再为到处寻找变种人而发愁!我们可以在战斗中可以更加了解对方,更加信任对方,我们的友谊也可以更加深厚,我甚至可以把你们当成真正的朋友!当我们在最危急的关头看到其他的冒险者赶来救援时,我们会为之欢呼而不是愤怒!但可惜的是你们把问题回归到了理智角度,用利益来衡量得失,决定去留。原本呼叫援兵的做法就变成了逼迫你们留下的做法,同样的事情因为你们做出了不同的选择导致性质也完全变了!你们说,这到底是我的错还是你们的错!”

沈奕说到这大吼起来。

薇娜等人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想想这的确是太可笑了。

沈奕其实已经有了自救方案,可就是因为薇娜他们的态度转变,自救方案的性质竟然变成了威胁方案。

难怪沈奕会如此恼火。

温柔轻轻凑到洪浪耳边:“你也有份,大笨蛋。”

洪浪紧闭着嘴不说话。

薇娜郁闷得想哭:“你不会再信任我们了,对吗?”

沈奕道:“不,你们还有最后的机会,但别再让我失望。”

薇娜:“那你呢?万磁王还会给你多少机会?又会给我们多少机会?”

“那就得问他了。”沈奕回头指指胖子。

在他们的身后,胖子戴着面具,死板而刻直地站在那里。

他的声音呆板而毫无感情:“我们……能赢。”

—————————————————

那个猜硬币的游戏,是小时候我和我妹妹玩的,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那时候我可是猜硬币之王,呵呵。至于现在的孩子会不会有这种情况,我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