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契约之书 1065 夜袭与逆推,我什么都不知道

作者:放开那只女王书名:少女契约之书更新时间:2017-03-01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便是一个多月过去了,在这段曰子里,小紫和幼香的伤势早就已经痊愈了,然后在林洛和神绮的教导下,两人彻底进入了规则的领域……当然,进入和达到是不一样的。

在进入规则的门槛之后,有着一条长长的路,只有走过那种路达到终点,才算是真正的掌握,现在的她们也只是了解到规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偶尔能够使用出来,但离真正成为规则级强者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在林洛看来,这也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另一方面,在对两个女孩教导的同时,林洛也没有忘记对自身的突破。他很清楚的知道,在与天道战斗之后,自己的体内已经出现了几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其中之一就是等价交换,这在与西狼王的战斗中正式登场过。

契约之书之所以会被封印,并不仅仅是他受伤过重的原因,与这几种力量也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简单来说就是超负荷。

虽然不知道它们因何而出现,但现在的他显然无法承接这几股力量,于是,作为一种保护手段,契约之书主动的将这几股力量接收了过去,只是力量的残余始终留在他的体内,所以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进而感知到那几股力量的存在。

然而,随着契约之书渐渐的开始复苏,他能够感觉到的也越来越多,甚至他隐隐有种感觉,只要他能够完全掌握那几股力量,天阶也将抓在手中。

这对于林洛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只是就现阶段而言去考虑这些却有些不现实,毕竟天阶与准天阶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可两者的距离却是十万八千里,就算你一只脚迈了进去,那也不代表另一只脚可以顺利的迈进去,更多的人是永远卡在那个地方。

纵观整个无穷尽世界,到底有多少个准天阶为了强行突破天阶,而最终导致魂飞魄散的人,林洛虽然没有见过,但也知道那绝对不可计数。

所以,他还是打算顺其自然,先从自身下手。

小紫和幼香沉浸于规则的掌握之中,林洛则是探索着天阶的奥秘,三个人将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力量的晋级之上,唯有神绮,她对于自身强大与否倒是没有太多想念,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她反而觉得力量什么的可有可无,目前她最看重的却是心灵上的依靠。

所以,自从知道了林洛不久后就将离开这个事实,她就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

对于林洛,她很重视,虽然到现在她依然不明白自己对林洛的感情到底是爱情亦或是感恩,但她知道,对方一旦离开了,自己必然会再一次变成无依无靠的魔女,而这种结果,她不想要。

只是她同时也知道,林洛的离开无法阻止,也不能去阻止,甚至她还不能给他带来太多的牵扯,否则未来很可能会发生改变。

至少就林洛现在所身处的未来,两个人是认识的,而且关系并不差,但若是未来发生改变,导致两人形同陌路,那就后悔莫及了……但是,这样就真的甘心了吗?

千年,万年,这个时间实在太长了,就算自己的生命可以等,可是承受这无尽的孤独岁月,也许到了终于再见的那一天,自己的感情会彻底麻木也说不定。

到底该怎么做?

神绮不知道,她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有如天秤,左右摇摆不定。

“神绮,你怎么了?脸色好像有点不对啊。”吃晚饭的时候,林洛看她一脸心不在焉的神色,不由问道。

神绮一愣,随即摇头,勉强挤出一比笑容,“没什么,大概是白天的时候有点累了,你们慢吃,我先去休息了。”

说完之后神绮便起身,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她的确很累,只是累的不是身体,而是心灵,但为了避免给身边的人带来困扰,她并不想被人看破自己的心事。

林洛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说话,内心却暗自一叹,神绮的心事就算不说,他也能猜到几分,可是对于此,他没有办法做出回应。如果是一年两年,甚至十年百年都不算什么,可是两人所处的时代实在相差太远了,他总不能说:你等我一万年,一万年后我再来找你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轨迹,如果他在这个时代做出太多出格的事,不说未来会受到影响,她们各自的人生轨迹都有可能发生改变,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所以,对于神绮的心意,林洛只能装作不知道。

但是他可以装作不知道,并不代表旁边的人也不知道,只见幼香在他的脸上观察了一会,然后挤眉弄眼的说道:“师父,神绮姐姐是不是喜欢你啊?”

林洛顿时白了她一眼,生怕这个秘密会成为大众都知道的秘密,呵斥道:“不要胡说八道,没有的事。”

幼香习惯了与林洛的没大没小,不以为然的说道:“怎么可能,我对于自己的眼力可是很有自信的,神绮姐姐看着你的眼神,很明显就是那种……”说话间她伸出双手,然后比着两个手指,一副“我懂得”的表情。

林洛险些忘了,这丫头从小就混迹于市井,对于人心看得很通透,神绮虽然是魔女,但毕竟有着天然属姓,再加上她对于信赖的人一向不怎么防备,会被幼香看破她的心事也是很正常的,而且有句话不是这么说吗,陷入爱情之中的男女都会变成弱智。

林洛知道,自己若是再反驳,很可能会越描越黑,只好瞪了她一眼,转移话题道:“小丫头,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八卦了,大人的世界你们不要瞎掺活,真闲着没事做,吃完饭就去看你的喜羊羊和灰太狼。”

“切,动物世界什么的我才不喜欢看呢。”幼香满脸鄙视。

“那你喜欢看什么?”转移话题成功,林洛顺势问道。

幼香思考了片刻,然后一脸陶醉的说道:“我比较喜欢看圣杯战争,死人与死人之间,活人与活人之间,死人与活人之间,那种爱得死去活来,爱到爱你就要杀死的感情纠葛,实在是让人过目难忘。还有火影忍者,男女主角鸣人与佐助之间那苛坎的爱情之路,也让人心潮澎湃呢。”

“……”林洛顿时无语。

喂喂喂,虽然fz的剧情里的确基情比较重,感情刻画得也很深,但你把它当做言情片来看,似乎有点不对吧?还有火影忍者,虽然很成功的从一开始的热血漫转型成少女漫,虽然鸣人和佐助之间的友情的确略畸形,但再怎么样也上升不到爱情的高度吧,顶多就是基友之恋嘛,而且你把佐助说成女主角,你让木之本樱情何以堪……啊,不对,女主角叫啥名来着?

好吧,这个问题暂且略过,总之,对于幼香这个高端黑,林洛已经无言以对,待晚饭结束后,他便将两人赶回她们自己的房间看动漫去了。虽说频繁使用超脱于这个时代的科技有些不合适,不过她们两人的记忆反正是要被封印了,提前让她们享受一下未来的科技与艺术也没什么。

至于林洛自己,不久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

“奇怪,今天这房间怎么有点香?”一推开门,林洛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扑面而来,不由诧异的说了一句。

如果是在其他地方,林洛或许会生出警惕,不过在自个家里他倒是没有那么大的疑心,毕竟他早在方圆数里之内布下了感知域,一旦有陌生的气息出现,他会第一时间发现,感知域没有异样,显然不可能是外人所为。

再加上有着人妻潜质的神绮每天都会打扫屋子,时不时在各个房间内洒上一些香料,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所以此刻,林洛虽然感到有些异样,但也没有太过在意。

匆匆的洗了个澡之后,他便躺床上睡觉去了,毕竟虽然教导两个女孩规则力不算累,可是对于自己契约之书解封一事还是很费心神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林洛忽然感觉到身边有点异样,隐隐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下意识睁开眼睛,只见一个身影在自己身前晃动,顿时心中一惊,本能的坐起身子伸手抓去。

“啊!”这一抓之下,林洛准确的扣住了那个身影的手腕,然后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神绮?”林洛顿时一愣,这个时候他才看清,坐在自己床上的身影正是神绮,不由松开手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男人夜闯少女闺房,被正主抓个正着会尴尬,这种情况反过来说,对女人也是一样的,至少此刻的神绮就是如此,低着头满脸通红,看也不敢看向林洛,一副难以启齿的表情。

林洛大感奇怪,视线本能的在神绮身上扫过,却发现她身上竟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而且胸前的扣子也没有扣上,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甚至隐约能够看到她那丰满白皙的胸脯。

顿时,林洛心中一动,难道……?

神绮虽然低着头,但也能感觉到林洛的视线,察觉到林洛正看向自己的胸部,不由得脸上的红晕更浓了,条件反射的抓住自己的衣领,避免春光外泄。

“那个,你……你是怎么醒过来的?”随后,神绮颤颤的说了一句。

林洛有点听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如实答道:“我又不是那种毫无警觉的人,身边有异样自然会醒过来。”

神绮摇了摇头,“不……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林洛糊涂了。

神绮的目光向他看来,“你没有闻到,这个房间里有香味吗?”

林洛点头,“当然闻到了,虽然今天的香味比往曰要浓重了一些……有什么不对吗?”

神绮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不过片刻后她就大着胆子说道:“你也知道的,身为魔女的我能够制作各种药物,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以前的香料叫做安神香,气息不重,能够起到静心的作用,而今天的……叫做媚香,是能够激发身体**的香料。”

“……”林洛无语了,光是从名字他就能够猜到这香料到底有多么无节艹了,说白了,这不就是媚药吗。

顿时,林洛挠了挠头,哭笑不得的说道:“也就是说,你故意在我的房间里洒下了媚药,然后趁机夜袭了,对吧?”

被林洛一语道破真相,神绮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只是这屋子是无缝建筑,根本无洞可钻。

林洛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但是什么都不说的话两个人都会尴尬,只得问道:“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事已至此,神绮也不打算再退缩了,强行压抑住羞涩的心情,开始吐露心声:“一直作为魔女而生存,让我的姓格渐渐变得孤僻,就连感情也变得模糊,甚至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对你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感激,但是我知道,一旦你离开了这个时代,回到未来,就算是这样模糊的感情,我都不会再拥有……那样的事情,我不想让它发生。”

林洛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但神绮却伸手掩住了他的嘴,柔柔的一笑,说道:“听我说完,也许过了今晚我都不会再有勇气说这些话,所以,请听我说完,可以吗?”

林洛看着她略带伤感的眼神,缓缓点头。

随后,神绮收回手,继续说道:“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你从这个时代离开,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永远留在这里,但这终究只是一个奢望,不论是你还是我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也没想过要去阻止你。有段时间我曾一度去接受这个事实,可是最终我还是不甘心,难道就真的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你离开吗?不,我不愿意!”

“所以我决定了,虽然我没办法把你留下来,但我还是可以得到我想要的……”说到这里,神绮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涩,“我在你的房间里洒下的香料,不仅仅能够激发身体的**,在效力发生的那段时间,还可以让人一直沉浸在梦中,然后趁着那个时候,我与你结合,我便可以生下我们的孩子,就算以后你走了,但只要这个孩子还在,你在这个时代的痕迹就不会消失,我的依靠也不会消失。”

听了她的话,林洛终于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不由叹道:“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甚至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可是对我而言却只是一个春梦,你之所以会这么做,是不想给我带来困扰,能够坦然的离开这里,对吗?”

神绮点头,她正是这样的打算,只要媚香的效力发挥着,林洛就不会知道两人发生过关系,但是……神绮苦笑道:“可是我没想到媚香根本对你不起作用。”

“你真是太傻了。”林洛重重的一叹,为了避免未来会发生变化,他已经极力在避免与神绮之间过多的亲密,可没想到还是这种结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做?”片刻后,林洛问道。

神绮一愣,随即鼓起勇气凑上前来,紧紧注视着林洛的眼睛,“虽然我的计划没有成功,但是我并不打算放弃,就算会让你产生困扰,我还是想说……请给我一个孩子。”

神绮的声音虽然不重,但语气却异常坚决。

“你真的决定了吗?也许以后你会后悔的。”林洛沉声说道,“那千年万年的等待,并不是随便可以承受的。”

神绮微微一笑,随后伸手将自己身上的睡衣脱了下来,露出**的娇躯,用行动证明着她的决心,“与其什么都不做而后悔,我宁愿做了之后再后悔,而且,至少现在的我不会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林洛彻底语塞。

看着眼前这具成熟而娇嫩的身躯,林洛顿时感到身体变得火热,说实话,不动心是不可能的,但问题是……如果他真的做了,很可能会引发未来的改变,毕竟在爱丽丝的身上,他可没有感觉到与冥梦之间的那种血溶于水的关系。

很明显,爱丽丝并不具备他的血缘,可现在神绮却说要自己给她一个孩子……当然,爱丽丝的身世到现在还是捉摸不清,如果说她在成为了魔法使之后改变了血缘也是有可能的,只是……一边是现在,一边是未来,林洛一时之间进退两难。

而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神绮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再次说道:“我没想过去改变未来,我只知道未来都是由现在的人所创造的,就像我们现在的一举一动都与未来联系着,可是……我现在想做的事,如果不做的话,难道不会影响到未来吗?”

“呃!”神绮一席话,顿时让林洛怔住。

是啊,未来都被现在所影响着,在经历了千年前的型月之后,他应该了解的。那型月的历史不正是因为他和阿尔托莉雅这些人的选择也会存在的吗?正是因为他们当时想那么做,然后去做了,固有的未来才没有消失,如果他们那个时候什么都不做,他所熟知的未来才有可能消失。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假设爱丽丝真是他的女儿,他现在拒绝神绮,未来反而会改变,如果爱丽丝不是他的女儿,就算他现在接受了神绮的心意,也不代表爱丽丝会消失。

一想到这里,林洛的念头顿时就通达了,只是,他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真的确定,你现在的心意是你……呜!”

不等林洛说完,两片火热的唇就映上了他的嘴唇,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神绮已经投入了他的怀抱,紧紧的拥抱着他,献上热吻。

感受着那两片樱唇灼热的温度,还有胸前柔软而又饱满的感觉,阵阵的少女幽香扑鼻而来,林洛的欲火一下子就被勾了起来,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要是再拒绝,那就真的禽兽不如了。

于是下一刻,他本能的伸出双手,搂住神绮**的娇躯,然后化被动为主动,抓住在自己嘴里游移的那条灵活的舌头,吸吮着少女嘴里香甜的津液。

察觉到林洛的主动回应,神绮又是惊喜又是羞涩,身体本能的变得火热起来,就连胸前的两颗蓓蕾也因为紧张的心情而变得更加坚挺。

林洛一边亲吻着她,一边在她的身上尽情抚摸把玩,双手游走在她那白皙的脖颈和光滑的后背,随后绕到身前,揉捏着那两团饱满的酥胸。接着,尚不满足的他又攀上了少女滑嫩的大腿,继而抚摸着挺立的俏臀,最后终于落在少女芳草凄凄的秘密禁区。

林洛每一次的抚摸都让神绮娇羞不已,尤其是当林洛的手触及到她那最隐秘的地方时,更是让她早已火热的身躯打颤,忍不住发出呜咽之声。

在林洛的挑逗之下,只是片刻,神绮的**便被彻底打开,不仅芳草圣地已是泥泞一片,就连看着他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紧张与渴望。

禁欲了好几个月,林洛的身体其实早就已经饥渴难耐,此刻终于得到释放的机会,哪里还会迟疑,当即一个翻身便把神绮推倒在身下,坚挺的大枪抵在她那脆弱的门关之处。

下身传来的异样感觉让神绮本能的心怯,不过本就是逆推的她自然不会在这种时候退缩,一边攀上林洛的肩膀,一边将双腿张开。

得到佳人无声的恭迎,林洛猛的腰身一挺,顿时长驱直入。

当身体被贯穿的那一刻,神绮感觉到下身撕裂般的痛楚,不由发出一声娇呼,身体更是崩得笔直,本能的用四肢紧紧缠着,温柔的承受着身上男人激烈的冲击。

伴随着床单不停的晃动,银靡之声在房间里不绝于耳。

最后,随着一声颤音响过,世界终于恢复了平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