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在你心里 第296章 丁当的发现

作者:方小花书名:鬼在你心里更新时间:2018-09-29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丁当在和罗伟铭聊天的过程中忽然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以前觉得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线索如今好像全部都串了起来,这个发现叫丁当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兴匆匆的从罗伟铭的诊所离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样将罗伟铭的胃口掉了起来,然后又不再管他了。

丁当的第一想法就是这个发现一定要第一时间和韦一楠分享,为此她直到回到了警局里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么扔下罗伟铭到底有哪里不妥的。她急匆匆的跑进了警局,到罗伟铭的桌前还有点气喘吁吁的样子,呼哧呼哧的说,“我发现了一件事情!”

“我也发现了一件事情。”韦一楠很平静的坐在电脑前说道,他正在摆弄一个笔记本,丁当瞥了一眼问道,“谁的笔记本?”

“林晓的啊!”韦一楠说罢转向丁当,“你发现什么了?”

“那你呢?”丁当被韦一楠的态度打击到了,韦一楠的态度简直就像是一盆子的冷水劈头盖脸的就给她浇灌了下来,叫她连说的兴趣都没了,总觉得韦一楠的发现肯定是比自己重要的多的大发现,她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韦一楠的面前眼巴巴的等着他回答自己。

“我找到了一个聊天室。”韦一楠说道。

“聊天室?”丁当简直没办法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不是上个世纪的东西了吗?”

“是上个世纪发明的,没说这个世纪不让用啊!”韦一楠轻轻的推了一下丁当的脑袋,“这个聊天室还挺有意思的,”他说着敲打了一串网址,很快的登录到了这个聊天室里面,整个聊天室构成了一个网站,里面寥寥无几的成员,更加寥寥无几的在线成员,不过里面大多数的id仿佛丁当都认识,她指了指边上的成员列表,“迷失夜?”

“是不是觉得这人好像都在以前的案子里见过?”韦一楠问道,“我刚才调查了一下这个网站建立的时间,就在温心案发生不久之后,这个网站的创建人你猜是谁。”

“温心?”丁当问道,温心是因为韦一楠的一句话取消了和罗伟铭的婚约而出国的,或许是受不了自己曾经的罪孽,才在网上找了一个树洞来倾吐自己的过去?不管程灏曾经多么的对不起温心,温心始终没有权利对另外一个人呢进行审判。

“不是,”韦一楠摇了摇头,“是程灏。”

“啊?”丁当有点意外,“是程灏本人建立的这个聊天室?”

“是!”韦一楠点了点头,因为从时间上判断,网站建立的时间程灏还活着,这个网站最开始也不是一个这样的聊天室的网站,因为网站的服务器在国内的缘故,韦一楠叫人找到了这个服务器,也找到了这个服务器上存储的所有内容,从调阅到的内容看,程灏在最初建立这个聊天室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等温心发现,他想告诉温心自己有多么的爱她,就算是知道了温心假装自己得了强迫症的原因,也还是按照温心从一开始设计的那样,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温心大概是在给程灏整理遗物的时候发现的这一处网站,这里起初只是给程灏作为树洞倾诉的地方,也是留待自己死后给温心表白的地方。温心无法接受罗伟铭,除了她曾经杀过人,她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之外,只怕是另外一重更加重要的原因是,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比程灏更爱自己,即便是他曾经在这段感情中徘徊过,犹豫过。

每每回想起这段感情,丁当总觉得唏嘘不已,如果误会能早一些解除,是不是最终就不会再酿成这一段悲剧了?丁当坐在韦一楠的身边,双手搭在他的胳膊上,嘴唇抿成了一条线,“这个网站是什么时候变成聊天室,又是什么时候对外营业的?”

“这个网站可能一直没有对外营业过。”韦一楠说道,“从内部的成员数量来看,应该只是一个非常小范围的私人群……”他说着指了指里面十几个id名称,从名称上看,除了迷失夜和**是她认识的之外,其他人的id或多或少的都有些眼熟,或者是和自己曾经办过的哪个案子里的那个人的名字有些重复的字。

“你的意思是,温心在发现了这个网站之后就将这个网站改成了聊天室?”丁当问道,被韦一楠的思路弄得有点糊涂了,韦一楠只好将自己的推论从头说了起来,“我觉得温心会想到用这种间接的方法来杀程灏,应该是受到了**小说的启示,她遇到的事情和**小说中描绘的场景异常相似,于是这个有一点心理学专业背景的人就开始执行这次的杀人计划了,计划进展的非常顺利,而且应该说是比温心自己想象的要更加顺利,因为这个计划在执行的过程中程灏找到了罗伟铭,起初害怕自己被罗伟铭揭穿的温心对罗伟铭始终是抵制的态度,但是到了后期,温心发现罗伟铭的专业技术刚巧引导程灏朝着自己设好的陷阱里面钻了去,最后成功的上钩了,自以为是自己设下陷阱而杀死程灏的温心一开始内心肯定是喜悦的,这种喜悦来自于她杀了人的同时也逃避了法律的制裁,就算是温心对法庭开诚布公的坦白一切,法庭最终也只能因为证据不足而让温心免于被起诉的命运。”

“于是温心将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记了下来,并且将自己的这个计划分享给了原创者——也就是**,**听到了温心的分享之后会有什么反应呢?”韦一楠看着丁当问道,丁当思忖了半晌,然后说道,“忽然意识到大好的商机摆在了眼前,她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证明自己的地方了?”

“不错!”韦一楠点了点头,“**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小说原来是可以杀人的……于是她开始策划如何让更多的人按照自己小说上描写的方法去杀人,以证实自己小说的价值,更加肯定自己在心理学这一块的建树。”

“这个分析和罗医生说的好像啊!”丁当说道,看着韦一楠说道,“罗伟铭对犯罪者的心里状态做了一个肖像,他所形容的个性就像是你在这里说的,急于证明自己的价值,需要来自外界的肯定,并且对自己的自视甚高。罗伟铭重新调阅了过去对于**做的心理评估,得出了的结论就是**的状态很符合这个凶手的心理状态。”

韦一楠点了点头,其实这一点不需要罗伟铭来说他也清楚,毕竟自己和**认识的时间更早,也是因为有对**心理状态的一个基本测评,韦一楠才没能和**有任何结果,“他能联系到温心吗?”

“不一定,只是说了尽量去联系。”丁当说道,“他说这么久没有联系了,并不是很肯定温心会联络自己,我们要不要试着联系一下崔?我想他们出国从一个方面来说是想逃避法律的制裁,另外一方面应该也是想逃避自己良心的谴责,从温心和崔的案子来看,想要利用心理暗示的方法去杀人是极不成功的,而且崔杀人是有证据的,只是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想到这件事情。”

这一点上韦一楠没办法否认,从后来查阅小柯留下来的日记中看,崔必须要对过去很多的东西动过手脚之后才能叫小柯认为自己遇到了鬼,这是需要同伴的,有些事情也需要自己亲自去做,比如说将录音带上的车消掉,只留下一个人在马路上狂奔的小柯,让她以为自己一定是在被鬼追逐。丁当问韦一楠,“我们要不要重新调查小柯的案子?”

韦一楠面色凝重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有些人已经彻底联系不到了。”他用手指轻轻的叩了叩电脑的屏幕,丁当也顺势点点头,“所以剩下的人一个也不能少,必须要重新调查这些案子!如果能掌握足够的证据,我们就可以将温心和崔引渡回国。”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温心的案子可能性太小了,”韦一楠说道,“毕竟程灏真的是自杀,并且温心本人从未参与过程灏的调查,我们总不能说法律规定一个健全的人不能假装自己是神经病!”他说着叹了口气,“有凶手还活着的案子吗?”他想起大多数的案子凶手都已经选择了自杀,或者是被警方击毙,被关入监狱判了刑的也有几个……但是韦一楠和丁当需要对过去的案子做一个大范围的重新归类,然后核对这个网站上的成员,将和**或许会有关系的人员名单圈出来。

目前来看,温心的案子一定和**有关系,只不过是**之后开始利用自己的小说杀人的一个诱因罢了。而后,直到崔这里开始,**才开始大展所长……丁当正在和韦一楠说着自己的这个判断,韦一楠却摇了摇头,“不一定。”

“啊?”丁当有些不解。

“不一定!”韦一楠强调道,“虽然说崔的案子是我们调查的第一个类似于温心的案子,但是并不代表这个案子就是第一起!可能前面还有些什么,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我知道了,我去翻卷宗!”丁当说道,找到了思路整个人又开始元气满满、干劲十足了,撸起了袖子像是要去拼命的样子,丁当正准备往外走,却被韦一楠给拉了回来,“你刚才冲进来火急火燎的,是要和我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