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 第三百四十四章八男,别闹

作者:躺赢一直爽书名:全球神祇眷族都是史莱姆更新时间:2021-06-19

本站域名 www.qiquxiaoshuo.com (奇趣小说) 手机访问 m.qiquxiaoshuo.com

在张一帆眼前是一盏油灯,漂浮在空中,散发着诡异的光。

黄金打造,看上去有些像阿拉伯神灯。

张一帆皱起了眉头。

他感觉到了一股微弱的灵魂气息,就在油灯里。

“艾尔玛,老东西!你有本事杀了我!”

“啊啊啊啊啊啊!!!”

“杀了我,啊啊啊啊!!!”

张一帆挥动手臂,魔力注入油灯,破除了油灯上的禁忌。

青烟一缕,

一个人影从油灯里飘了出来,面容憔悴,眼眶凹陷,活像一个病鬼。

“终于放我出来了,等等,你不是艾尔玛那个老东西?”

声音有些微弱,断断续续。

“我不是。”

张一帆摇了摇头。

他好奇地看着对方的灵魂。

他看得出对方只是一个普通人,连神性生物都不算的普通人。

为什么艾尔玛要将他的灵魂关在油灯里?

“艾尔玛呢?那老东西在哪?”

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对方问道。

“死了吧,大概!”

张一帆看到的对方的魂体极为不稳定,随时都有破灭的可能。

他察觉到了艾尔玛施加在对方身上的法术的本来面目。

这是一种吞噬类秘法,一旦最终完成就能够替代对方的存在,占据对方的一切。

艾尔玛为什么要对这样一个普通人下手?

他想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

“死了?艾尔玛也会死?”

对方一脸茫然,完全不可思议。

“魔王而已,寿命不是无限,自然会死。”

魔王,大概是吧!

张一帆本人都有些不确定。

“艾尔玛你个老骗子!死得好!死得好!”

满口的怨愤,脸上各种疯狂。

张一帆却呆住了。

对方这一次所说的居然是字正腔圆的华语。

所以,

对方是……

“你,你能,帮我复生吗?”

满脸病态的男子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张一帆。

既然张一帆能够破坏艾尔玛困住自己的魔器,再看对方六臂蛇魔的身份,显然对方是一个强大的恶魔。

虽然他觉得那些恶魔应该没有那样好心,但是对生的渴望还是迫使他问了这一句。

“我不能……”

张一帆摇了摇头。

让刚刚死去的亡者复活,以他现在的实力倒也能够做到。

但是对方的灵魂被艾尔玛通过秘法压榨,早已经空无一物。奇℃趣小说℃www.qiQuxiaoshuO.COM

这些年一直在承受着秘法的折磨早已经到了崩溃边缘。

事实上,就这一会儿功夫,他的灵魂又黯淡了三分之一。

没救了!

张一帆神情黯然,暗自叹气。

如果可以,他真想帮对方一把。

只是他做不到。

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对方的身影又黯淡了许多。

“愿不愿意听一个故事?”

对方看向张一帆。

张一帆点了点头。

在对方的述说中,张一帆终于了解到对方的身份。

叶修理,华国魔都的一个四十岁的中年人。

比张一帆穿越的时间要早三年,他穿越到了无穷深渊下的一个小世界。

某天早上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换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生!

他置身仿佛欧洲中世纪的魔法异世界,一个下级贵族的家庭里,并转生为五岁男孩。

然而他并非从此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因身为贫穷贵族排行第八的儿子,

不但无法继承家门和领地,连吃不吃得饱都成问题,还得学习魔法自力更生才行……以他的聪明才智,很快声名鹊起,成为了王国赫赫有名的贵族精英。

不但成为了八阶大法师,击杀了巨龙,获得了屠龙者的称号,还迎娶了王国公主,成为了王国冉冉升起的明星。

一时口快,他在醉酒时将自己是穿越者的消息告诉了自己的妻子。

没有想到,却变成了上流社会的谈资。

这个消息被日光神教主教得知,通过祈祷上报了日光神,艾尔玛的一个分身之一。

艾尔玛下了神谕,将他封为神子,再通过甜言蜜语哄骗他主动进入艾尔玛的神国。

在那里,艾尔玛撕破了脸,将他抽出灵魂关入了这盏油灯。

并且日日夜夜通过秘法吞噬炼化他的灵魂。

张一帆看着这个倒霉的同胞,同情不已。

他庆幸自己穿越的是相对安全的水蓝星,也庆幸自己一直苟字当道。

看来艾尔玛关于地球的那些记忆都来自这个叶修理的前世记忆。

可是艾尔玛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他想要获得叶修理的全部的话,又为什么会在即将成功的时候放弃了这个计划将安放着叶修理的灵魂的油灯放在这里?

此时叶修理的灵魂已经开始有部分消失,他即将魂飞魄散。

张一帆最终没有忍得住,迅速将耶达一个手刀打晕,将她轻轻平放在地上。

抬头道:

“你还有什么遗愿吗?”

已经很久没有用过的华语脱口而出。

空气忽然安静了下来,叶修理破碎的灵魂不住地闪烁。

他看向张一帆,已经里满是惊讶恐慌和妒忌。

“如果我能够回到地球,我是说如果,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做一些什么。”

虽然张一帆并不确定他是否有这个能力回去,但是至少他一定不会放弃。

“如果不是太麻烦的事情,我回去以后可以帮你做。”

张一帆补充说道。

“谢谢……”

叶修理激动地看着张一帆,目光闪烁。

遗愿,他当然有!

“我有一个妻子,还有一个女儿,她们从前住在魔都张岩老街53号,如果这些年她们还没搬家的话……”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

“那是一栋**时期留下来的老房子,很好认。如果可以,告诉他们我很对不起她们……

我妻子叫做何合美,我女儿叫做叶龙灵,小丫头片子从小漂亮。”

叶修理满脸的不舍。

满腹的思念,满腔的伤感。

“可以,如果我有机会回去,我会告诉她们。”

张一帆点了点头。

“还有……”

叶修理咬了咬牙:

“在院子里的大树下埋了一个木盒,里面有一把华东银行的储物柜的钥匙。

让她们把储物柜里的东西领回来,应该足够她们一辈子花销了。

不过租储物柜的时候我用的名字叫做李察,木子李,让她们千万别忘了。

要不然人家是不会把东西交给她们的。”

张一帆顿时五雷轰顶。

为什么叶修理要用假名租一个柜子,为什么他要把钥匙放在盒子里埋进树下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只记得那一个熟悉的名字,李察。

李察果然是一个很危险的名字。

这个时候耶达慢慢的睁开眼睛,满脸茫然地看着张一帆。

“滋,我怎么睡着了?那个灵魂消失了?”

她揉了揉发酸的脖子,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疼。

“是啊!消失了!”

张一帆叹了一口气。

前车之鉴呐!

好在他不叫李察。

咦,这个叶修理的经历怎么这样熟悉?

八男?

八男,别闹?